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 番外《照殿红》(殊琰)

番外《照殿红》

 

 

长靖四年秋,霓凰郡主大婚,天子遣礼部赐珠玉金器绢帛各百件,靖亲王萧景琰与赤焰军少帅林殊亲至王府道贺。

 

押运的车马挑选了最稳妥的人一路护送,加之走的路线都是官道加水路官船运送,不必景琰和林殊沿途看护。

 

景禹在旨意上特意只写了让他们去道贺,并未说让他们一路护送,饶是这样还怕两人不明白,特意把景琰和林殊叫进宫来叮嘱道,“我听说那一路走陆路的风景更好,你和小殊不如去看看。”

 

景琰自然明白兄长的顾念和关心,“多谢皇长兄。”

 

————

 

两人在和礼部的队伍一起出发的第二天就甩开了大队人马,只带了甄平黎纲几个人远远地跟着,抄了一条小路绕到了舒州再一路南下。

 

多年来两人跃马扬鞭同游江湖的愿望得以实现,景琰和林殊都十分欢喜,想到差一点就要阴阳相隔,便都更加珍惜眼下的时光。

 

虽然景琰对《翔地记》耳熟能详,却不比林殊一路向当地人打听来的风物生动,当地人细数起本地的美食美景更是如数家珍,常常是人家说了一串,两人只能商量着拣选了几处去玩。

 

吃食一项倒是不曾落下,林殊带了个食盒,路过一个市集就一路把没吃过的吃食都买上个遍,然后到了路上一路走马观花一边吃。

 

事关景琰的安全,林殊也不敢托大,所以让甄平和黎纲远远跟着,与他们隔着几里的路程,方便接应。

 

在等着林殊和景琰逛市集的功夫,两人也都会多买些吃的,甄平说万一少帅和殿下要露宿野地的时候能给他们用来充饥。

 

黎纲觉得有理。

 

却不知从未真正闯荡过江湖的林殊这一路的行程安排得极好,每到了晚上都能找到住宿的地方,就是在野外露宿,也早在路上猎了野兔野鸭,两人在破庙里烤了野味之后守着篝火,靠在一起轻声细话,相拥着入眠。

 

多买的这些吃食不能浪费,黎纲就都吃了下去。

 

一个月下来,甄平对黎纲说,你胖了。

 

黎纲看着水中自己影影绰绰的眼见是宽了一圈的倒影,奇怪道,少帅买的吃食比我还多,多半数都是靖王殿下吃的,怎么他就不见胖呢。

 

————

这一日林殊正在茶寮里问着说书的老者这附近的名胜,忽然来了一队兵痞,看样子是附近屯田军的,形貌很是不端,进来之后嚷嚷着要了茶水,茶水喝了两碗便开口调戏起了说书人的小孙女。

 

还没等林殊的拳头挥出去,景琰的剑鞘就狠狠砸在了那个叫嚣得最大声的兵痞脸上。

 

林殊的功夫好,寻常的江湖人尚且赢不了他,对付这些小卒更不在话下,景琰也是身经百战,每一招都是又稳又快。

 

六个人,不过半盏茶不到的功夫,就收拾了个干净。

 

“早听闻舒州屯田兵的军纪涣散,不想到了这步田地。”景琰冷哼一声,转而又担心起来,低声对林殊说,“刚才光顾着惩戒那些人,却忘了这位老人家……若是那些人回来寻仇,他们岂不是要被我们连累?”

 

“你想得周全。”林殊道,“你看那老丈身后的行囊,他是个沿途卖艺的说书人,并不是本地的人,那些兵痞再来也找不着他。”

 

“你如此确定?”

 

林殊一本正经地点头,“确定,我刚才问他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他说他也不知道,让我去问店家来着。”

 

“……”

 

正说着话,那十五六岁的姑娘就走到两人面前,笑着施了个礼,一板一眼地说道,“多谢二位大侠相助,请问二位侠士的大名……”

 

景琰有生之年第一次被叫做大侠,有些新鲜也有些夙愿得偿的喜悦,却忽然被问到名字,不禁一愣。

 

景琰是听过林帅从前闯荡江湖的故事的,知道出来闯荡是要重新起个名字。

 

可一时之间他哪儿能忽然想出个名字来,便求助地看向林殊。

 

林殊急中生智,“他叫水牛,我叫……金朱。”分别隐掉了两人的姓氏,林殊是单字,又加上了金陵的金字,殊去了半边。

 

自以为很不错的名字,出口才觉得不对起来。

 

“水牛和金猪……哈哈哈。”小姑娘掩着嘴笑了出来。

 

林殊憋红了脸,看一旁景琰也忍不住低笑,恨恨地扯了他一把,“走了走了。”

 

————

 

“话说刚刚小姑娘看着我们几次欲言又止,又是为何?”

 

林殊单手持着缰绳,回过头来挑着眉问,“你真想知道?”

 

“你且说说看。”景琰学着林殊挑着眉毛说,“有没有道理我自会分辨。”

 

“第一咱们说了自己是初次出门,江湖上的人,可没有二十好几头一次出门闯荡的。”

 

景琰一直想和小殊一起出来闯荡江湖,如今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却已经过了少年结伴同游江湖的年纪,可听到后来,又忍不住笑意问道,“二十?”

 

林殊厚颜道,“我长得显小。”

 

“……”

 

“第二,咱们没有目的地,还打听附近的山水风光,明显不是出门办事或者经商的。”

 

“也对。”

 

“两个到了该成家的年纪的男人一起出来寄情山水,”林殊拨着马头凑过去蹭蹭景琰的马,严肃地说,“在别人眼里咱们比较像是被家中逼着成婚不得已私奔的苦命鸳鸯。”

 

 

“……………………。”

 

 

 

————

 

如此这般一路玩闹,足足用了三个月才在南境边上赶上了礼部的押运队伍,好在礼部得了授意,一路也都慢行。

 

过了河,就是南境。

 

云南王穆青和郡主穆霓凰就带着大队的人等候在那里。

 

————

 

礼部的人受了如此礼遇,受宠若惊,还未及道谢的时候,就见霓凰与林少帅还有靖王殿下一声呼喝打着马扬尘而去。

 

一直板着脸做出威严模样的穆小王爷笑了起来,对礼部的官员说,“他们赛马去了,咱们不急,慢慢走。”

 

 

——————

 

霓凰大婚当日,林殊与景琰相携前来,林殊亲自为霓凰牵马,靖王代宣上谕赐婚,婚后是三天的大宴宾客。

 

入夜,林殊和好不容易得了闲的聂铎在后厅花园里喝酒,聂铎自认酒量不错,却禁不住几日下来轮番的喝,月未至中天就倒在石桌上醉得不省人事了。

 

睡着前还叮嘱林殊,万不可让穆青碰酒,他肩伤还没好呢。

 

已经梳起新妇发髻的霓凰走进院中,见到夫君睡倒不禁莞尔,把他扶到一边去,自己与林殊继续喝。

 

“方才聂铎提到穆青肩伤,是怎么回事?”林殊将霓凰视作亲妹妹,对穆青自然也十分关心。

 

“四个月前他们外出巡视,被一群未曾教化的山越之民围困,乱战中青儿替聂铎挡了一箭,不过伤在肩上并不严重。”

 

“聂铎家中只有兄长,这几年来把青儿当做亲弟弟一样疼爱,有时我要罚青儿,还是他拦着。”

 

“这次青儿受伤是为了护着他,他自然更加自责,这不是听说了箭伤不能碰酒么,四个月来青儿滴酒未沾,我看是要憋坏了。”说到后来霓凰一笑,“不过也好,有了教训他下次就懂得小心些,都是要守一方水土保境安民的人了,还这么不当心,该罚。”

 

两人闲话着旧事,三壶酒见了底,林殊道,“霓凰,你不要生景琰的气。”

 

说的是景琰还是太子的时候,扣下霓凰婚书的事。

 

霓凰笑道,“说不生气是假的,可我知道他是在替你气不过,也就不恼了。而且这些年,虽然他在明里没有帮我们穆王府说过什么,暗中相助却是不少,别人或许不知道,我是清楚的。”

 

又说,“靖王哥哥同林殊哥哥一样,都是像我兄长一样护着我的人。”

 

霓凰怎么会恼恨兄长呢。

 

她说得坦然,个中的气度和洒脱令人叹服。

 

“说起来这件事也要怪你,你若早点把话跟他说明白了,也省得这一遭误会。”说着倒了杯酒递给林殊,“快罚了酒认错。”

 

林殊点点头,仰头喝了罚酒,狠狠地撂在石桌上,“不行,越想越生气,我那么喜欢他,他却帮我乱点鸳鸯谱!那头笨水牛,气死我了!”

 

霓凰在一旁不住地笑,“明明是林殊哥哥不对,靖王是你要对他说明白才会懂的人嘛。”

 

又问,“那现在说明白了么?”

 

“再明白不过了。”

 

————

 

穆青端着饭菜和一壶酒进了景琰的房间。

 

已经是云南之主的他脸上少了少年时的稚嫩,举手投足里多了一份英气和潇洒。

 

“靖王殿下。”

 

穆青知道靖王和姐姐也是自幼的交情,可他不怎么笑又有一点不怒自威的严厉,却总觉得很难亲近起来。

 

明明林殊哥哥就很有趣,也很懂得玩笑。

 

可这几日接触下来,他发现靖王其实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从来不会因为小事不高兴发脾气,也不会像林殊哥哥那样捉弄他,言谈中也不会像姐姐一样一直把他当成个孩子一样教训。

 

总之是个很好的人。

 

景琰抬头看着穆青,问道“有事么?”

 

自然是有事的。

 

聂铎这几个月来都不许穆青碰酒。

 

林殊送给霓凰的是整整十大坛的照殿红,婚礼当日起了一坛打开,整个穆王府都是这酒的香气。

 

穆青虽然不好酒,却也被这好酒勾得酒虫子直闹。

 

他看了一眼景琰在写的,似乎是关于屯田兵的兵制的问题。

 

他想起数月前的事,便又请教了景琰几个关于山越的问题,一番长谈之后穆青说,“我想喝酒。”

 

景琰看了他一眼,就两个字,“不行。”

 

穆青扁了扁嘴,姐姐的话要听,姐夫的话要听,林殊哥哥的话要听,现在多了一个靖王殿下的话,还是要听。

 

苦。

 

————

 

林殊回房的时候,讨不到酒喝的穆青早早就走了,只留下一个在穆青走后自斟自酌到喝得半醉的景琰。

 

“这么好的酒,一个人喝也太无趣了。”

 

说罢林殊又添了一个杯子,在景琰手中的杯子里倒满了酒,心道,屋外灯笼高悬,屋内对对红烛,这就是他们的合卺酒了。

 

思及此处忍不住看了景琰一眼。

 

只这一眼,林殊就晓得景琰和他想到一处去了。

 

两人心意相通,不必交换一言。

 

便双双举起酒杯,各自饮尽杯中酒。

 

才一杯,刚才只是微醺的他们就都醉得红了脸。

 

“小殊,你配得上这世上最好的人。”似乎是窗外红灯笼和照殿红的酒香缱绻了夜色,半醉半醒的景琰认真地打量了林殊一番之后如此说道。

 

林殊原本以为他这么严肃是要和自己说什么正事,听了这句话愣了一会儿,才笑了出来。

 

他将酒杯里最后的一点酒香抹在景琰的嘴唇上,再探过去轻轻咬了一口,

 

“哪儿有人这么夸自己的。”

 

 

——fin——

番外的阅读顺序是《除夕》《春眠》《梅廊》《百岁》《照殿红》

^^再次祝大家新春快乐,虽然说了很多遍,能喜欢上苏靖(殊琰)真的好开心。

评论(71)

热度(14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