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山河录(一世真同人兼土豆生贺)

 被问到谥号的时候吓死豆啦!万一要虐我我就要QAQ了!噫喜欢这篇!但是作为知情人的景禹哥哥和庭生看到这本虐狗秀恩爱的著作心情恐怕要更复杂一些ww

是我心言关山横槊:

*迟来的生贺,有幸因为《一世真》认识土豆,祝土豆生日快乐,身体健康。

《山河录》,又名《翔地记拾遗》,是梁国二千年历史上的奇葩。

作者已佚,只知大概是梁朝文昭中兴期间所作。

当代文学评论大家评价该书作者为:“霁月清风,疏阔男儿”*。

奇葩之一,在其独特的时代背景。

文昭中兴,梁国二千年历史上少有的盛世。外抗强邻,内善国政。

其名之由来,梁文帝萧景禹与梁昭帝萧承庭,也是梁国二千年历史上罕有为后人公认的一代明主。

也唯有这样的盛世繁华下,道路畅通,商贸大兴,百姓安康,《山河录》的作者才可周游天下。

奇葩之二,在于《山河录》其实本不是一本独立著作,而是为一本名为《翔地记》的游记的批注补全之作,故又名《翔地记拾遗》。

《山河录》的作者似是跟着《翔地记》,一一到访其所记载的地方,然后写下批注。

作者足迹踏遍了《翔地记》所载后,又似是不甘就此停止游历,便把后来游历过而未载入《翔地记》之地的经历感言写下来,以作补全。

作者也似是只为遣怀,并没有结集成书的意图,所以只留下了批注和补全,而非把自己的部分整理成书。

不知怎地,这本标满了批注和补全的《翔地记》慢慢流传开去,后人把批注和补全部分独立成书,名为《山河录》。成书以后便成为梁国士人必读之书,直至今日。

奇葩之三,正在于《山河录》风靡梁国千年的根本原因 — 内容。

以文学高度而论,《山河录》文采斐然,却也说不上是梁国二千年文明的顶尖。

其文笔出众处,在于抛弃了当时梁国文人喜骈四骊六堆砌华彩之流俗。虽有用典之处,文字却毫不艰涩,间或颇有幽默风趣之语,古雅浅白并存。此书广传后,梁国文学界风气大改,转而推崇清新淡雅之文风。

《山河录》不独在文学史上有其地位,在历史研究方面也是举足轻重。

一般游记,多写景色景物,又或是旅人触景生情之诗作词作。

《山河录》写的,除了壮丽山河,更写大城小镇,当地百姓之生活状况,反而毫无作者个人伤春悲秋之语。

写一地一镇之时,又旁及当地之民政军政。

例如作者到访渝梁边境之通商城镇,便分析了梁国在驻强兵于边,同时又大力与大渝通商之两面政策,指出此举看似矛盾,却既能护国,亦能富民,而富民又是强国之本。

例如作者到访以农为生之献州,便在考察农田农户后提出进一步改革农政,分田于贫农的措施。

例如作者到访北地,便畅谈如何挑选军事要塞,又应如何管理。

例如作者到访盛产战马的肃台,便讨论各产战马地如何和与各行台军更有效配合。

又例如作者到访商贸兴旺之廊州,便探讨如何在发展商贸之际平抑物价,不让贫民无立锥之地。

有时候是长篇大论,有时候是寥寥数语,但都清晰明确,切实可行,非是一般文人空谈可比。

由是此一内容涵盖经世济民、行军马政,还有各地风土人情的奇书,对后来有志治世的士人而言,固然必须学习;对研究盛梁外交政策、军事发展、经济历史和人民风俗的学者,也是必读之作。历代梁人,无不拜服作者胸中丘壑。

奇葩之四,正在于作者身份。研究者今日已认为,此书为两人所作。因为书中有两种不同文风,一者张扬狂狷,一者内敛深沉。

有时内容是两人笔谈,显得两位作者应是相交既深之知己。

只是学界对两位作者的身份始终争论不休,可谓梁国长达一千年的悬案。

主流意见是梁文帝潜龙之时结交的两位名士所作,因与权力中枢有交往,才能既知如何治世,又能体察民情,也有余暇和资本周游。

另一派少数意见,却是争议最大的。

此论认为,《山河录》之作者,是梁文帝之弟靖王萧景琰与赤焰军主帅林殊。

此两人是文昭中兴时的风云人物。

这靖王自幼由梁文帝教养,长大后却与梁文帝相争皇位。而最神奇的是,纵然他失败了,文帝昭帝两位却对其深信不疑,荣宠有加,委以重任,是梁朝乃至梁国二千年历史上最有权势的亲王之一。

这林殊嘛,单是赤焰军主帅这个名头已经够响亮了。那可是威震北境三百年的赤焰军啊,被后世誉为梁国二千年第一军队的赤焰军!林殊十六岁成为一营主将,“雪夜薄甲,逐敌千里”的传说,还有一生赫赫军功,都成为后世戏说的重要题材。

据说两人是总角之交,而且奇怪地终身未曾婚娶,只各自收养了军中遗孤续祧。

说实话,认为他们两人是作者最荒诞之处,倒不是认为这两人没有写就《山河记》的文采和格局。实际上,这才是最难被质疑的地方 — 因为两人之文才武功,都是出类拔萃。

最无法解释的地方,是作为重臣,他们怎会有此空闲游历各地?

持此论者则提出,自梁文帝长靖十一年与大渝一战,靖王和林主帅两路领军击退大渝并把梁国境再推进十州、威震中原后,梁国五十年间再无大战,林殊作为军中第一人,有时戎守边疆有时坐镇金陵,但也有颇多时候是皇帝准了假的。至于深获圣宠的靖王,固是朝中柱石,但梁帝也时时准假,又派他巡视各地。

有心人更刻意整理了史料上靖王和林殊休假的时段,发觉颇有相合之处。而《山河录》中所载之地,也有些是在林殊驻军过或者靖王巡视过的地方。

只是史料残缺,这些终究并非实证,而一国亲王和元帅像江湖人士一般周游各地始终于理不合,所以此论不成气候。

无论如何,对于梁国人来说,作者是谁虽是谈资,却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过文昭中兴这么辉煌的盛世,有着《山河录》这样杰出的文学作品,而这一段历史这一本书,会继续传承下去,永生不息。

— 全文完 —
*后记:景禹和庭生谥号我改的。经纬天地曰文,慈惠爱民曰文。威仪恭明曰昭,圣问达道曰昭。

问过土豆但她说没有设定,所以私设。土豆听到我问谥号以为我要虐她,我说生贺不会虐,可她不信(摊手)于我而言,这是最大的HE:国泰民安,一生相伴。

自知文笔构思不如土豆多矣,唯愿奉上此文此心,以谢土豆笔耕不懈之情。

评论(43)

热度(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