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 番外《梅廊》(殊琰)

[琅琊榜]一世真 番外《梅廊》(殊琰)

 


太子每三日要到太后宫中请安,这一日庭生还没进门,便听见殿内的说话声和轻笑。

“承庭来了。”太后笑着招手,“快来看看这些画像,咱们都挑花眼了。”

“拜见皇祖母,太妃娘娘。”庭生行了礼之后就凑到近前,看着铺在桌上的十几张画像,心中多少有了猜想,但口中还是问道,“这是什么?”

“给你七皇叔选个正妃,这些年都耽搁他了,现在他身子不好,正缺个人好好照顾他。”

“姐姐,我看此事不急。”

“还不急,你这个当娘的怎么就在这件事上不上心呢。景琰都过了三十了,景亭都有两个孩子了,可景琰身边连个侧妃都没有。”太后想了想,“不过说起来真是无独有偶,小殊也是一直都没娶亲,我上次问嫂嫂,她也说不急。”

“小殊那孩子,从小就挑剔,金陵爱慕他的女子都能排一条街了,他想娶便是十个也不成问题。可就奇了,全京城那么多漂亮的姑娘,他怎么就一个也看不上。”

“可话说回来,以现在他的家世,加上他自己的相貌才华人品名望,桩桩件件累加起来,除非是公主,倒也没有真的门当户对的姑娘。”

静太妃低头笑着打趣道,“所以说,豫津要是个女孩儿就好了。”

“我倒是觉得,若是景琰是个公主,搞不好才最合那小霸王的心意……你看他们这么多年的感情,比起亲兄弟也不差什么。”太后没看到一旁太子与静太妃的脸色,自顾自的笑道,“没准儿比起那些在家中绣花的大家闺秀,小殊更喜欢那些舞刀弄枪的英气女子……可怪了,他怎么就看不上霓凰呢?那孩子眼光是高,可总不能真去给他寻个武林第一美女回来吧。”

静太妃忍不住劝道,“……孩子大了,更有自己的想法,让他们自己选吧。”

“咱们总要送些人到他们面前,他们才能选啊。”说罢太后又拿起那些画来左右端详,“承庭这孩子虽然年纪小,可眼光却很高,让他帮咱们参详参详。”

庭生走到桌子前,用眼睛随意扫了一下那些纸便道,“这些好是好,可没有配得上我七皇叔的。”

姐妹两个对视了一眼,都被逗笑了。“这真是在景琰府上住的,眼里除了他七皇叔没别人了。”

“承庭虽然乖巧却很少这么亲近人,最初景禹让他去靖王府时我还有些不放心,这叔侄都倔强得厉害,还真怕他们起争执。现在看来,担心得实在多余。这可好,正主儿还没发话呢,在你这儿就都被打发回去了。”林乐瑶止住了笑,便随便抽了一张出来问道,“你倒是说说,这个哪里配不上你皇叔的。”

“此女衣着华丽,发簪奢华,就连画在身后的摆件也不乏奇珍异玩,实在有违俭德。”

“这个呢?”

“双眼无神,太过木讷,一看便是无趣之人。”

“这个活泼些。”

“又怕是太闹了,靖王府内到底是武将多些,每日操练呼喝,只怕也会吓到她。”

静太妃听他虽然说得直接,但却很有分寸,几张问下来,从不以家世官阶为由贬低,也就放了心,笑着听他说下去。

“那这张呢?”

“……”

“怎么,答不出了?这中书令柳澄的孙女柳氏如何?”

“这姑娘我倒是见过,”静太妃说道,“端庄温婉,是个静得下来的姑娘,胸中有些诗书文墨,也很懂事知礼。”

“景琰就缺个会照顾人的,你瞧他那一个王府都是行军打仗的粗汉,勉强有一个列战英看上去稳重些,也被调到禁军当副统领了。你虽然心细,也不能时时刻刻在他身边啊。”

“……”


庭生知道,自己的回答一出口,就再也见不到他的弟弟了。

想到那个天真可爱的孩子,庭生心中一阵复杂的感情在涌动,羡慕嫉妒亲睦想念皆有之,他是父亲的亲子,眉眼间也与父亲有几分相像,从会走路起就追在自己身后奶声奶气地叫庭生哥哥。

想到他出现时,自己羡慕他的身份,羡慕他可以光明正大在人前称呼景琰父亲,羡慕他自出生起就受到的期待和疼爱,但这些都被景琰安抚了下来。

庭生,你是哥哥了。

从前,我也有一个疼爱我的兄长,从有他庇护的每一日如今想来都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我希望这个孩子也能如同我一样幸运。

“承庭?”

庭生轻轻咳嗽了一下,遮掩住了自己的失态。

人生皆有取舍。

若说庭生是景琰上一世众多失去中唯一的“得”,那么这个孩子就是景琰今生的“舍”。

庭生自然知道该在父亲身边的人是谁。

如今的犹豫,只是一个告别罢了。

“这个柳姑娘在数年前有一首明志不愿入侯门的词文,在女眷中倒是流传很广。”

“只是一首戏作的词文罢了,做不得真。”太后讶异道,“只是你对这些事向来不上心的……是不是豫津又跟你说什么了。这大的不让人省心,现在要来教坏小的。”

“……那词文里提到了淇水。”

太后和静太妃对当年的事知晓得并不详细,当后来从景禹口中得知景琰是有苦衷的,只是毕竟是陈年旧事,时至今日不能翻出来重新澄清景琰的冤屈,故而每每提到淇水时,景禹就一脸郁色,显得要比景琰介怀得多,若是景禹晓得柳氏如此误会,不知还要生多大的气,不由得大叹口气,“既如此……那还真不好再对景琰提了。”

“其实这个柳氏我也曾对景琰提过,他当时也回绝了。说是早些年在驱逐滑族的时候他的人在柳澄府中带走了柳氏的奶娘,故而心中有愧。”静太妃劝慰道,“我看姐姐也不必操这个心,我呀,只要景琰能安稳健康的,少些伤病,就满足了。”

“我听兄长说,他给景琰送了许多西厉才有的草药去,对骨伤很好的。其实这些孩子不管多大,咱们都要担心个不住的。”太后说罢又拉住太子的手作势拍打了一下,“如今还要再担心他,小小年纪就这么挑剔,都是叫小殊和豫津教坏的。”

庭生也不辩驳,只是笑着给两位又敬了茶,换了旁的话题去说。

————

 

萧景禹坐在龙案前,翻开奏折,忍不住露出微笑。

奏折上字迹刚劲有力,文字条理清晰没有冗长的修饰,一看就是景琰的手笔。

兄弟之间偶尔有政见不合的时候,景琰都是直接与他言明,包括这次选定官吏的事情,他提到了自己起用寒门中人时有些条文过于宽泛的问题,条陈句句清晰有理。

想到景琰为国为了自己这个兄长倾尽心力,自己却不知如何回报,若是寻常的兄弟君臣,赏赐钱财锦帛,古玩奇珍,典籍兵器,投其所好就够了。

可这些都不是景琰真心想要的,便是堆满了景琰的府邸也毫无用处。

他能给景琰作为兄长的关心,作为君王的信任,可这些在萧景禹看来,和景琰为自己付出的相比,实在是太少了。

虽然大家眼里,自己已经很宠爱景琰,但比起他该得的,这些还太少了。

每次景琰进宫来,萧景禹只能叮嘱他多加衣物不要着凉,好好休息,

可他如今真的犯了难,他想对景琰更好一些,可景琰却什么都不需要了。

衣食上,景琰不好奢华,佩饰上也不讲究,大约是小时在军中待过的关系,吃食上也不挑剔,唯一稍爱些的不过是榛子酥一类的寻常点心。

住上,景琰现在住在当年的靖王府,与林殊的府邸毗邻而居,林殊倒是在前几个月把隔壁的一间民居一并买了下来,叮叮当当的修整了一番。

行上,景琰左腿的伤未好全,到了雨雪的日子景禹便决不让他进宫来。

他真切的知道景琰并无所求,可正是如此,才让他觉得更加难过。

此时禁军副统领列战英求见,禀报了近来的几件军务,他处事细心周全,景禹听得连连点头。

正说着的时候,忽然只听着外面一声闷雷,景禹抬起头,见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了绵密的雨来。

列战英也看向窗外,叹道,“这云从东来,估计还要下上好一段时间。如今已经深秋,如此的冷雨可要冻坏人了。”

景禹忽然想起一事,“景琰如今在哪里?朕记得昨日他与林殊一同出城去查验几位军侯送来的战马,现在不是正在回京的路上?”

“城门刚刚传信,殿下已经回来了。”

“他去的庄子在金陵东面,这一路回来想必路上是淋了雨的。”景禹皱眉,“朕去看看他。”

 


————


景琰的府内一向少人,他即使在病中也不怎么用人服侍,就是在景琰回金陵之后静太妃重新赐了几个侍女仆役,也只在外面做事。

“殿下遇到一场急雨避无可避,一队好几个人都有些着凉了,殿下也有点风寒,可能睡下了。”

“知道了。朕就去看看他。”

皇上来靖王府是常事,仆役晓得规矩,也不多说,只引着皇上一路到了内院门口便退下了。

景禹便一路到了景琰房前,见里面还亮着一盏小灯,知道他还醒着,刚要出声,就听到了小声说话的声音。

再一细听,是林殊的声音。

顺着留着缝隙的窗子可以看到两人并排挤在一张榻上,各自拿着一卷书在翻阅。

景禹看到榻边矮桌上的药碗,空气中还留着一点药香,林殊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脸色有点红,时不时还咳嗽两声,暗道原来是他着了风寒。

林殊与景琰自幼就十分亲密,行军时经常挤在一个军帐中入睡,景禹也习惯了他们的亲昵,却在此刻觉出了不对。

林殊是用左手拿书的,他的右手攥着景琰的左手,十指相扣,而景琰似乎早就习惯了,翻书页时宁可单手费力地翻过,也没有挣开和林殊牵着的手。

景禹忽然想起,自己第一次教他们诗经里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句话时,林殊听了就去拉住景琰的手。

——这样就不会分开了。

屋里仍是一片静谧,景琰皱着眉头,满是愧疚,“若不是你把披风给我也不会生病了。”

“不是,是我府里的人前些日子生了病,过了病气给我。从前在北境比这里冷多了我都没事。”林殊又咳嗽了两声,“不过我觉得我好像发热了。”

说罢探起身子就把额头贴在景琰头上亲昵地蹭了蹭。

还在景琰的嘴唇上轻轻亲了一下。

景禹一步后退,踩在地上的积水中起了水声。


——


见到门外景禹,莫说景琰,连林殊都愣在当场。

“你们……”本来满腔的震怒的景禹只说了两字就停了下来。

萧景禹知道这两个人关系极好,却完全没有往这方面想,在来的路上还在担心着景琰的身体,想着等到明年自己要亲自给他挑个王妃出来。在心里已经已经把朝中大臣宗亲家的女儿筛选了一遍,总觉得这个太木讷那个不端庄,总是有配不上景琰的地方。

如此想了一路,原本好好的弟媳妇忽然就在眼前定了人选。

身为兄长,见到两个自小爱护的弟弟不守伦常,自然痛心震怒,却又在出口的一瞬就住了口。

他方才看得真切,两人之间并非狎昵,而是情到深处自然流露出的亲密。

他见林殊只着单衣,便退了一步,站在屋外等着。

————

林殊心中也有些担心,景禹为人处事虽然重法重礼,却也绝不是因循守旧的人,只是他实在太过珍视景琰,在这件事上恐怕一时很难做到豁达。

他一开始想的是,在过几年政事安定景琰身体也大好,两人携伴同游江湖时再写信告诉景禹,期间他们在江湖中游历两三载,期间又有静姨和母亲帮忙劝说,景禹哥哥就是生气顶多揍自己两拳,责骂不到景琰头上。

可如今让他撞个正着,林殊主要是担心他气急之下会训斥景琰。

景琰见林殊忧心忡忡,反过来安慰他,“等会儿出去,你什么都不要说,我来认错就好。”

林殊见他会错了意,还又要一人抗下,忍不住动气,“我还在这儿呢,你就想着要一个人走了?”

“放心,皇长兄不至于责罚我……你就先回府去。”景琰此刻反倒冷静下来,“总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你有事。”

林殊看水牛的倔脾气又上来了,这句话听得人心头又疼又软,可又忍不住气,只能把人拉过来在他耳朵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你才要好好记住,咱们生在一块,死在一起。”


——————

景琰和林殊并排走了出来,看着景禹阴沉的脸色,心知皇兄为人刚正,断然容不得如此离经叛道的乖逆之事,“今日之事与小殊无关,皇兄只责罚我就是了。”

说着便要跪下。

膝盖还没着地,就被景禹一把扶住。

“……皇兄?”

“胡闹!地上这么凉,腿不要了吗!”景禹皱眉斥道。

现在已经近夜,地上都是寒露,景琰的腿哪里还能受得了这样的寒气。

“……进去说。”

三人进了屋子。林殊先把景琰扶到椅子上,景禹又从一旁的架子上拿来了斗篷扔给林殊披着。

一番折腾,哪里还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病的虽然是林殊,可景琰也神色疲倦,看到桌子上还没写完的奏章,思及前事种种,景禹根本一个字也怪责不出来了。

景禹想到传来景琰死讯时的种种,又想到景琰在琅琊阁养伤时林殊从赶去琅琊阁相伴,待到景琰回京,林殊又四处为他寻觅药方,听说汤泉对伤处有益,就费尽心力的从纪王手上讨要了一处汤泉,每月都带着景琰去。

景禹常想,林殊和景琰能够相逢相识自幼时,相伴相携地长大,在风雨中能相知相护,得此知己好友,实在是一生的福气。

自己虽然也有许多朋友,却都是君子之交,相逢时几杯浊茶淡酒,虽然也是霁月清风的雅致,却在看着林殊与景琰出入相随形影不离的模样难免心生一丝羡慕。

如今景禹才知道,他们的感情中还要加上相亲相慕。

他意识到,林殊和景琰的今后就由自己此刻的决定左右。

可自己却根本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

若不同意,两人就要分开,他不忍心看弟弟难过。

而且景琰向来鲜少想要什么,他如今只要一个林殊。

自己若再不答允,那此后他便真的是一个人了。

记得儿时,在林殊身边的时候景琰是最爱笑的。

林殊的话,大概能让景琰今后的日子真心快乐起来罢。

看着两人,景禹长叹了口气,说道,“……静姨与林家那里,我去说。”

————

这句话一出,林殊和景琰都愣住了。

林殊本来已经想好,将两人的事情细细禀明。

无论怎样,这一世好不容易握住了彼此,他绝不会放开景琰的手。

可话还没出口,就被景禹打断了。

玲珑心思的赤焰少帅也有听不懂话的一日,他先是咳嗽了好几声,才问道,“说什么?”

“你跟我出来。”景禹指了指林殊,“我告诉你说什么。”

“……哦。”

——————

林殊与景禹在院中站了许久。

景禹细细打量了一遍林殊,自小这个才华出众的少年在面对景宣那些皇子时也从不低下头来屈就,而景琰也有自己的傲气,这两个人却偏偏成了挚友时刻相伴。景禹此刻仍然觉得不可置信,却又在得知真相后不怎么吃惊。

他要嘱咐什么么?

他想说的林殊都知道。

要林殊保证什么么?

林殊不会变。

想了又想,萧景禹只剩下一句话,“景琰只有你一个挚友,你们若变成爱侣,他便少了朋友。”

林殊一笑,“我们先是并辔而行的朋友,才是执手偕老的眷侣,这一点永不会变。”

景禹静静想了一会儿他话中的意思,他并没有这样的朋友,却感激上苍让景琰与林殊遇到彼此。

他将林殊的披风拢紧了一些,“你们别担心,有我在,不会有事。”

————

太后和静太妃听说皇上出宫探望靖王之后连夜回宫来求见,不由奇怪,便带着疑惑迎了出来。

只见皇帝一掀衣摆,神色郑重地跪在了地上,两人不由大惊,“景禹这是做什么!”“快快起来,有话坐下说。”

景禹执意跪着,将林殊与景琰之事一一禀明。

“景琰为了我这个皇兄几乎什么都没了。”

“身为兄长,我实在不忍心再把林殊从他身边带走。”

皇帝说完,重重叩首在地,“景禹拜求,求静姨和母亲成全。”

————

求得太后与静太妃的允准之后,景琰按理要去林府正式拜见一下林家二老。

景禹不放心,坚持要陪着去。

静太妃把景禹拉到一旁,眼中含笑道,“林家那边,你不要去了,明日让景琰和小殊自己去就是了。”

“静姨,为何如此说?”景禹想了想终究是不放心,“小殊毕竟是林帅独子,一向冀望甚高,万一林帅大怒……我陪着他总是稳妥些。”

“你从小爱护景琰,我明白你的担心。可从景琰回来之后,林帅与大长公主殿下待他的态度来看,他们应该是早就知道了的。”

“可景琰对我说他们还不知情……”景禹说着说着自己便明白过来,忍不住笑了出来,大约林家一家都明白了,唯一被蒙在鼓里的是自己那个笨弟弟。

“他们身份特殊,又都是男子,更何况他们两人也不在意那些成婚的虚礼,所以做长辈的只要心到了就好,还是尽量不要引人注意。”

景禹点点头,往前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不过有件事,我还是要替他们办一下。”

————

去林府之前整夜景琰都没睡着,林殊也跟着他睁眼到天亮。

结果晋阳还一句话没说,先被他们两个人黑了一圈的眼睛逗笑了,不让他们多留,让景琰敬了茶之后就笑着赶他们回府去休息了。

景琰从未想过与小殊的感情会被至亲谅解,如在云雾之中地过了好几日,才想起要生林殊没告诉他林燮和大长公主早就知情的气。

却不想林殊的府邸却在这一日失了火。

倒也不是大火,只烧了一个堆旧物的屋子,可火光整一条街的人都看到了。

景琰担心他,也忘记了打算生气的事,带着十几个人过去帮着一晚上就把府里收拾干净了。谁知过了不过半月,又换成了另一处柴房失了火。

隔一日太常太卜又在此时上奏,最近南方天朱雀大盛,主火,近日需要小心提防大火。

私下里不少人把这件事和林殊府邸失火的事联系到了一起。

这一天,太子带了一个异士来府上,说为何府内会接二连三的失火,乃是由于赤焰少帅命格主火,而姓氏为木,木遇火则生变,为今之计,是要在府上建起一座连廊,把水路引进府中来,方可平定火患。

景琰听林殊讲得两眼放光,心里顿觉蹊跷,“这是要动你的府门啊,你高兴什么?”

“青龙主水,‘靖’字意为安定,还带着青字,王府的主人更是龙子,我这条连廊要到哪里去借水,靖王殿下还不知道吗?”

景琰一口水未喝完,猛地咳嗽了起来。

“胡闹!”

说罢景琰就要起身阻拦,林殊拦了一把,把人重新摁回椅子上坐着,“这是皇上的意思,五十年后我翻不动墙了怎么办。”

又说,“连廊的名字是两位太后一起想的。”

“你如今掌兵五万,我是亲王,你我两府的院子打通,世人会怎么想!”

“景禹哥哥与先帝不同。”林殊说,“至于其他,我们俯仰无愧于天地家国就够了。”

“……我要见皇兄让他收回诏命。”

“来不及了。”林殊眨眨眼,“你王府的院墙刚已经拆完了。”

“…………………………………………”

——————

太后和太妃亲自给连廊亲自命名,曲水。

两旁的暗渠也都填埋上新土,林殊喜欢梅花,靖王府的梅花也开得好,干脆在两旁也都栽满了梅花。

不过一年的光景,新栽的梅树就开得极其漂亮。

林殊看得也甚是喜欢,偶尔会拉着景琰在回廊尽头的亭子里饮酒赏梅花,有时豫津也会拉着景睿一同来赏梅花。

这一日穆青也在,几个人聚在一起一边赏雪一边喝着景睿带来的照殿红,就听豫津一边喝一边说,

“今日我打从梅廊那里过来啊,看见那梅花开得真好。”

“要我说不愧是林殊哥哥亲手栽的梅花,这梅廊把两府都连成了景色。”

景睿点头,“我觉得梅廊里白梅最是动人,冬日里清高独放,雪落其上也不染分毫寒意。”

林殊一口酒呛住,“什么梅郎,梅郎是怎么回事!”

言豫津吓得一缩脖子,穆青倒是从小到大没见识过林殊厉害的,大大咧咧的回答“就是你们两府的连廊啊,因为两旁都是梅花,所以现在大家都这么叫。”

“什么叫都这么叫!太后给了名字的!”

“那名字好是好,太拗口了。”穆青吐吐舌头,“昨天我去给太后和太妃娘娘请安的时候,她们也说呢,改日要来你们府里,去‘梅廊’看看。诶林殊哥哥,你怎么这么不高兴啊?”

因为这么叫的人越来越多,后来干脆由皇上亲笔提了梅廊两个字,挂在两府连廊之上。

此为后话。

 

——end——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不)

番外目前写好的已经有四个了。(还有一个在写写写,字数也在爆爆爆,所以我又多放出一个,谢谢大家的喜爱)

《一世真》中有很多的亲情和友情。

小殊和景琰的关系就像是林殊说的一样,他们先是相知的朋友,才是相爱的恋人,景琰不会失去作为朋友的林殊,而且也会和小殊在一起幸福的生活,很棒很棒哒!(比划)

景禹哥哥的戏份依然写了很久,他对景琰的成全其实并不全来自他的豁达开明,而是对弟弟们的爱。他是个好哥哥。

谢谢大家的祝福,这一天收到了好多礼物啊,有@橡树洞太太的漫画还有@我敬你们是双汉子的图还有@今天也想有粮吃的肉肉还有@百日 的土豆号>//< 还有好多好多的祝福,能和大家一起萌苏靖(殊琰)真的很开心!谢谢!

 

评论(295)

热度(29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