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文评:心若向阳 ——记《一世真》林殊

 落雪太太的林殊评!(刚看到orz)可以用涓涓细流一样的文字把小殊的故事缓缓道出……真是羡慕不来的文字功底!>///<捧着读好几遍!

落雪幽籣:

人们都爱青春年少,年轻意味着无限的可能。可十九岁的林殊却拼命让自己快点老去——好去追上已经老去的景琰的步伐。这一追就是十年。

躲过了生死一线的阴谋陷害,眼见着无情的庭杖击打在景琰的背脊,扑捉到梁帝眼中来不及收回的疑虑与戒心。这不是林殊第一次游走在生死边缘。赤裸裸的现实让他明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原来没有刀剑架颈也可以夺人性命”。

梅岭改变了林殊两世的人生。这一次,他捡回了性命,却丢失了纯真。

林殊伶俐通透。他识得计谋圣心,巧妙地助景琰翻出了兰园案;他明白景琰没有说出口的保全之意,自请替景琰往东海练兵。林殊的身体里也藏着梅长苏的灵魂。

林殊敏感细腻。去东海的前一夜,他本能地察觉到景琰内心的悲凉与抽离,他笨拙地用体温去温暖沾染一夜寒凉的人。景琰没有拒绝,他在用这样的方式缅怀曾经,与过往告别。

十年之后的围炉夜话,林殊是否会想起这一夜景琰用两世执念许下的诺言——“你会活着,我也会”,而他定当始终记得自己的承诺——“不管以后如何,林殊此心定不相负”。为这两个诺言而改变屈服的何止萧景琰一人的灵魂?见过黑暗的阳光少年也在逐渐老去。

离京两年,身处遥远的东海,听闻身边的人谈论朝政局势,不敢想象林殊内心会有多么挣扎——景琰不该是在官场上纵横倾扎的权贵,他该是保境安民的将军,他属于战场而非朝堂。为友二十一载,难道自己从未真正了解景琰?

只是,林殊仍然是愿意相信的吧,或许他内心为景琰的改变找了无数理由,景琰是为求自保,景琰是无可奈何,景琰心里一定有苦衷……一切的侥幸终究是被打破了,景琰奉旨前来缉拿聂铎。“他们说对了”,望着景琰眼中让他恐惧的陌生,林殊喊出了内心一直不愿承认的猜测。是愤怒更是发泄。林殊眼中的失望与犹疑狠狠捅伤了景琰,他几乎在第一时间就后悔了。破镜难圆,怀疑的裂缝只会越来越大,他要问个清楚,林殊永远不应该猜疑景琰,这是他将用一生去践行的誓言。

仍旧是为了保全林家。林殊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可马上又悬了心。景琰说“不要回来”,这是景琰将孤注一掷、向皇位放手一搏的预示吗?景琰不愿让林殊卷入这朝堂泥沼,而林殊又何尝舍得让景琰经历夺嫡的权谋算计?林殊不懂景琰眼中的悲哀——上一世我本无心皇位,可你逆天转命后坚定地选择了我;这一世我重生而来,决心以夺位为手段保住大家的“一世真”,而你却告诉我我不适合那个位子。

景琰不是林殊心中帝王的最佳人选,若不是别无选择,林殊怎愿让景琰背负江山的重担?夺嫡之路一旦踏上将不能回头,落败后景琰将失去立锥之地,成功后景琰也体会不到坐拥天下的欢喜,他不愿看到景琰跌落深渊,他只希望景琰能够快乐。

聂铎案后续的影响是巨大的,此后林殊没再轻易怀疑过景琰。听闻景琰救起了落水的庭生,他最先想到的仍是景琰是否受寒。与少时一样翻墙而入,仿若所有的变故都未曾发生。可是,终归是不一样了。林殊与景琰之间终究隔着两世的人,有太多林殊凭着有限的信息不解答的事。他不明白滑族人与大梁不死不休的血海深仇,所以他不解景琰对滑族人斩草除根的决绝;他看不到璇玑公主良善外表下阴毒的诡计,所以他惊惧景琰挥向瘦弱老妇的屠刀。“一个人要经历怎样的变故,才能如此面目全非?”可是,眼前的人不是别人,那明明是景琰啊,是与他两小无猜、并肩而战、交心相知的萧景琰啊!林殊知道景琰有太多事情瞒着他,而景琰绝不会轻易告诉他真相。林殊唯有将疑问埋在心底,他与誉王虚与委蛇,只为知道更多事情的原委。他不相信别人的嘴,因为人们只会说他们想说的;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眼睛看不到背后的阴影。除了自己的头脑,他愿意相信的,始终是那颗心罢了。

又三年的分离,林殊心里必有好多话想要对景琰说,或是分享边境的风土人情、奇闻异事,或是矜傲林少帅的英勇无敌,所向披靡,或是叮嘱景琰饮食冷暖、日常起居……可一切的一切,在想到景琰当今的变化后竟无从说起。从曾经与景琰无话不谈、鸿雁传书,到现在二人的无话可说、白纸相对,景琰心里知道原因,林殊可会寸寸那回忆刻骨铭心的过往?

归后再见,林殊故意冷落景琰,可已成习惯的挂念哪是说断就断的?林殊在宴席上隔着宾客满堂悄悄关注着景琰的一举一动。他随手一指就能准确找出景琰送来的贺礼,偷偷抬眼一望就能瞥见景琰原本站的位置。晋阳对林殊说,“就留在金陵,你的朋友都在这儿。”林殊心里想对景琰说,你在这儿,所以我也要在这儿。

因为淇水筑堤的事,林殊与景琰再度起了争执。为聂铎一事林殊也曾对景琰大动肝火,不同的是,上一次他尚且记得让别人回避,这一次他在朝堂上当着皇帝与重臣的面口不择言。内心要有多痛苦多失望才会如此?对于枉顾众生性命只求谄媚君主的权贵,赤焰少帅是应该不屑与之为伍的。林殊用决绝的一跪让自己与之泾渭分明,可林殊从未想过分隔线的那一头会是景琰。他心疼,景琰越发消瘦,似乎背负着千钧的重量。他愤懑,景琰为何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他委屈,为何景琰宁愿跟着梅长苏堕入黑暗,也不愿伸出手拉着林殊回归光明?

九安山春猎,看着最熟悉的陌生人,林殊心乱如麻,百发百中的沙场猛将也失了准头。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仍然留意着景琰的行踪。林殊心细如发,迅速接收到了庭生的信号;林殊不存妇人之仁,暗中处决了刺客,因为他们伤害了景琰,因为他们是陷害祁王的棋子;林殊冷静自持,将后续的收尾安排得滴水不漏。可内心的焦躁还是藏不住的,他赤红着眼、冰冷地问、毅然地斩,此后便不发一言。林殊绷着心里那口气,他失了心跳也要强撑着到景琰身边。

林殊从未想过会有景琰提前离开的可能。他们一起长大、一起玩闹、一起闯祸、一起读书习武、一起上战场杀敌,以后还将一起守护这大梁边关,一起闯荡江湖,景琰还不知道自己心里已渐渐明朗的心意……还有那么多愿望没有实现,他们还有那么长的人生,他还有大把时间可以把景琰拉回来,景琰怎么可以抛下他?!

看到景琰胸口微弱的起伏,林殊才找回了自己的呼吸。随后浓浓的悲切与后怕席卷了他——景琰经年累月的虚弱苍白、单薄无力,景琰在混沌中才肯吐露的寂寞无依、自责伤痛。还是林殊胸前狰狞的创口也在嘲笑自己吧,枉你林殊是纵横沙场、横刀立马的将军,也躲不过近在眼前的阴谋算计,更守不住最珍重的人。林殊努力地分辨景琰梦里的噫语,话是说给梅长苏听的,可林殊字字句句听进了心里。

“景琰,别怕”,林殊不知道自己的宽慰跨过时光的轨道安抚了景琰的孤寂。

“会好的,景琰”,林殊只知道若他不能给景琰找回快乐,那至少他要替景琰守住平安。

不是的,景琰,小殊一直在。林殊在心里轻轻地反驳、重重地许诺,用自己的余生。

林殊轻抚着朱红的断弓,祈祷大雨将停,同时做出了一个矛盾的决定——襄助祁王,守护景琰。祁王获罪,诸王并立,他明知希望渺茫仍不改其志。扶助祁王登基是父亲的心愿,也是林殊自己的选择。祁王是林殊认可的主君,也将是合格的天子。这一点林殊自始至终不曾犹疑。保护景琰,是他此生最重要的承诺。可景琰与祁王立场不同,并非一脉,顾此失彼,如何两全?林殊知道,这是从一开始就没有胜迹的抉择。

向终点昂首阔步,是不知者无畏的求索;没有前路的出发,是偏向虎山行的决绝。

林殊分拆了赤焰军,虽丢失了军队的名号,却保全了将士们的性命。他更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赤焰军的铮铮硬汉走到哪里都会将利刃的种子播撒,在大梁需要的时候,拧成更有力的绳,挺身而出。身为禁军副统领,林殊收敛锋芒,获得梁帝的信任,掩埋心思,探听情报。他知道景琰最缺什么,他知道自己身处于这个位子最能帮到他什么。他始终记得庭生临走前的托付,他要替景琰看好背后的周全。无论是献王的毒计还是夏江的暗箭,梁帝的明枪,直至林殊计划外的最后一役,职责范围内,他再没出过纰漏。正直无私,与靖王有隙的禁军副统领的角色,林殊演得很好,骗过了所有想要瞒住的人,包括景琰。

林殊听到景琰酒后吐露的真言。“小殊,我喜欢你”,他听到景琰绝望的表白,看到景琰掩藏的心事。不是“苏先生”,而是“小殊”。原来在午夜梦回时,你同样也会念及我的名字。那么,我是否可以多一点自信、添一份勇敢?在景琰昏睡不醒的这一刻,林殊不想再伪装了,他只想告诉景琰自己的心意。林殊送还了细密缠绕的铁弓,每一圈的红线都在说同一句话,“我也喜欢你啊,景琰”。

九安山救驾,千里奔袭、纵横往来的赤焰少帅难敛光华。他的赤焰军是尖刀、是利刃,在最关键的时刻,将锋利的矛头直插入敌人的心脏。他来了,是为了景琰,更是为了大梁。他是要守护景琰一生的林殊,更是要驻守大梁国土的军人。职责所在,义不容辞。

爱极了林殊对景琰前世今生一以贯之的真心维护。上一世他守住景琰的赤子之心,这一世他只求景琰能平安顺利。

爱极了林殊与景琰之间无需言语即可沟通的心心相印。前世今生,无论是经年累月的分离还是避无可避的隔膜丝毫没有使这份默契消弭,那是丝毫不容第三人的极致浪漫。自然而然,发自肺腑。

景琰登上太子之位,林殊早有准备,可仍是落了泪。他花了十年的时间奋力追赶,临近终点的一段路甚至推了景琰一把。是自己亲手将景琰推入深渊的,他再也拉不住景琰了。此后一君一臣,如何能够做到为臣为友两不相负?

出征北燕前,林殊最终释怀。无论景琰隐瞒了多少秘密,他始终是自己愿意倾心相护的萧景琰。我虽然很想知道你骤变的原因,但你不愿说,我便不问。我说你不适合皇位,但我始终相信你能做一个好皇帝。林殊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替你守护好这大好河山。那么,在临行前的这一晚,可否像十年前我替你去北海那样,薄酒一坛,说说闷在心头十年的话。不知道今后还有没有机会了,我想告诉你,无论何时何地,林殊都会陪在你身边。纵是荆棘密布,林殊愿与萧景琰一起走。“景琰,别怕”。

曾经纯洁无暇的少年见识了人心险恶,扛过了疑虑失望,学会了算谋机变,但他仍保有鲜红的一颗心。十年逆旅,景琰走得蹒跚,林殊也行得艰难。景琰知道自己要走向何方,可林殊什么都不知道。他追随景琰走在一片茫茫白雾中,他看不清走在前方的人,更看不到最后的终点,他甚至不知道有没有终点。林殊唯一能做的是祁王化作的灯塔在远方指引前行,他冥冥之中相信景琰会在终点等待。

林殊始终坚持,他仍将坚持。可他不知道,等自己踏出白雾浴血归来的时候,就再也看不到景琰了。

==============================================

对不起在最后补了一句,发了刀。写到最后非常非常心疼小殊。在景琰欺瞒的所有人里,他是陪景琰走得最远,但对结局最没有准备的一个。当然我也非常非常相信,小殊会顺着珍珠的线索找回景琰的!

已被最新更新折服,求治愈! @擂文的土豆田 

评论(10)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