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一世真文评之林殊(1)

小殊的评!!!关于《一世真》里林殊和梅长苏的关系 我简直可以写一篇小论文。

疏影:

首先表白 @擂文 大大

---------------------------------------------------------

一世真里小殊最令我欣慰且心酸的并非他在景琰孤独痛苦时给予的默默的关怀和帮助,而是他每次扁着嘴,不情不愿的承认:梅长苏的计谋高我一筹。

一世真里的小殊,飞扬跳脱,自信潇洒,有着前世一般的智计谋略,也有一副玲珑剔透的心肠。

他可以在刚刚逃脱梅岭一场灭顶之灾后便敏锐的察觉出景琰话中的漏洞;可以在得知景琰遇刺时心急如焚目眦欲裂周密的想到解决方法;可以和誉王皮笑肉不笑的周全,嘻嘻哈哈的打马虎眼;可以默默的在守卫宫城期间将景琰护的周密的滴水不漏。

除了那份低眉浅笑的儒雅与内敛,考虑事情的极尽周密,明亮的小殊影子里就是那个名满天下,智计无双的江左梅郎。

梅长苏是谁?他是在梅岭的搓骨削皮的苦痛之中涅磐重生,他痛失亲友,面目全非。正因为如此,有了那份深入骨髓之痛,苦心积虑的筹谋十三年,他才有了那份思虑的周全,做事的决绝。

他和萧景琰独特的,带有浓厚悲剧色彩的,被放大的魅力就是在这样的苦痛中被慢慢沉淀打磨出来的。

而这,恰恰是景琰最不愿意看到的。

梅长苏和林殊本就是一个人,文里蔺晨的评价再合适恰当不过:梅长苏身体里,是林殊的骨,林殊的魂。

私以为,十九岁以前的林殊,不管是原著还是文里,只是少了那份磨砺,没有将满身耀目的光彩打磨成内敛的光华。

原著给我们的,是一个已经成型的梅长苏,给了我们打磨的工具,却没有向我们展示过程,至于我们私下想象。

而一世真里,这样的过程虽没有那么惨烈,但润物细无声。小殊在一件件不理解,不相信,不情愿的事情中摸索,尝试,坚持着自己的本心,坚持着对好友的信任,慢慢的成长,终是在朝堂上游刃有余,同梅长苏一样做了一个隐藏的最深而重要的人。

他走不进景琰的内心,也不理解他为什么需要这皇位,可他能默默的站在景琰旁边,给他一大堆情报,给他一个怀抱。

他再不能给景琰铺好一步一步的路,忍痛为他亲手规划好一条不归的路,看着他背上沉重的包裹而自己无能为力;但是他可以把景琰路上的障碍和磕绊尽可能的移走填平,在他远行的路上在他身侧,默默的托着他背上的大石。

聪明机智如小殊,会把他在战场上的灵巧带到朝堂上,就如保卫自己的国家一样保护自己在乎的人,并且获得同样的成功。

梅长苏从未出现,可他一另一种形式活在这世上,和林殊一起陪伴着他们最在乎和爱的人。

------------------------------------------------------

请大大原谅我用这些不知所云的文字写这篇文评



评论(1)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