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走下神龛依旧是标杆-小议《一世真》祁王篇II

景琰现在的走的,正是一条“有我就可以了-你们谁都也不要来”的道路。他的执念不是保住林殊和祁王的性命那么简单,而是尽量守住他们美好光明的一面,就像当年梅长苏为他做的。(喜欢看太太的评,感觉很多我没说出来的东西她都会说出来,很厉害,很厉害!)

殿什么下:

说了这么多关于原著的祁王做为序,其实是想说,一世真里的祁王殿下,没有令我失望。他还是那个传统小说回本来可以用来做标杆衡量黑白分明的光明一端。

曾几何时,小说故事电影电视里有那种广伟正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光明的仿佛看不到一丝阴影,仿佛这个世界上的阴霾是不存在的。比如,美国队长(队长我是你的颜粉还有演讲粉,天生的领导气质哪怕把你丢在一堆超级英雄里也只有你才能领袖群妖)。比如,柱子哥(柱子哥你说你一非碳基外星人到地球来全心全意帮地球人守护家园,这种行为,简直就是宇宙白求恩~)。又比如,超人哥哥(话说周围人都是瞎子吗,去了个马甲眼镜换了身内裤外穿就认不出来嘛!)。我们以前爱着这些光明之子却渐渐在真实生活里知道其实光明黑暗的中间才是人间的真实。我们没有勇气完全光明,也怯懦地不敢完全投向黑暗,只能在曲曲折折深深浅浅的灰里活着。所以新世纪的英雄们,要么统统给挖掘出了光明的黑暗面,你丫也是会黑化的呀,比如可怜的小蜘蛛~要么就在灰色地带行进,让我们看到原来英雄也是会像凡人一样的无可奈何。可是,英雄之所以为英雄就是因为人间需要一点亮色,而在平凡中其实也蕴含着超脱世俗的勇气和标杆,而哪怕黑夜也遮挡不了心向光明。

大家为什么喜欢景琰,就是因为他心怀光明,哪怕要与黑暗苟且,也要曲线救国;哪怕被至亲之人误解,也不改其志。更不用谈他看着这世人,想着上世情却再也找不到自己的位置那种椎心刺骨的迷失之感。这种艰难曲折,百死不毁,负道而行的独行者形象,仿佛有鲁迅笔下不被理解却独自前行革命者的气息。

可是看着景琰的时候,可能因为太过喜欢他或者是被那种凄楚与坚韧所打动的同时,会忘记一点:祁王才是一切的开始。没有朗朗白日,景琰从开始就不会知道光明在哪里。没有兄长的迁移默化,他在上一世就不可能等到梅长苏的归来。更进一步,如果没有他,连林殊都不会有梅长苏的分裂,可能只会有苏哲的谋划和地域血腥。如果不是出于对他的敬仰和向往,朝臣又怎会在十几年后又重提旧案,哪怕皇帝老子哭着叫着也要逼迫着重新审案。人间,还是有正气和光明这样的东西存在的。完全同意另一片文评里Lo友提到的景禹是精神之父的说法。他不仅因为一死而成了标杆,而且他的精神因为死而变成了永恒。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景琰好比是在灰色地带背负任务的双面间谍,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到底是心向何方;而景禹好比是那些被黑暗压迫的革命前辈,轰轰烈烈地倒在了黑暗前,却也因此而不朽。

景禹的宁折不屈,刚烈方直,其实是和他的抱负还有志气一脉相承。他没有双标的可能性,所以无法想象他突然180度转弯,变成了弄权弄计的诡道之人。(哪怕做的再好,也是会有痕迹的。)如果他也和景琰一样因为老父皇而改变自己,先上位,再图思变,那么,这个故事,就叫伪装者,而不是琅琊榜了。所以景琰辛辛苦苦历经艰难在这一世苦苦挣扎奋斗了那么久,如果发现自己的精神之父成了和自己一样的人,那才真的是要长歌当哭了。不排除我们需要双面间谍,可是如果连标杆都倒了,那革命到底是为什么怎么呢?!总有些浩然正气不能因为重压和世道如此而消失,因为那是所有人的景愿和奋斗目标。所以景琰舍弃了自己,也要回到原点,就是要保存这一点浩然正气,而不至于让世上充满了黑暗和不明黑白的灰色。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那里面坚持到最后的。景琰与兄长的拜别,既是告别,也是坚定自己行为的正确性。否则,他重来这世界走的一遭所遭受的一切,都失去了意义。

至于祁王为何与靖王渐行渐远,那是非常自然的结果。如果梁王看着自己的儿子景琰和自己越来越像,行事不留余地,连亲情都可以放一边;那么祁王的第一反应,自然是自家的弟弟和自己的理想与抱负渐行渐远,而他,为了皇位,也可以置人命天理于不顾。(雨水太多造成洪灾殃及百姓,如果不是开了外挂,谁会相信那不会祸害到百姓?)在不能想象重生并开了挂知道之后情况的情况下,祁王已经做了他作为一个王者应该做的事情。有担当,事发前不牵连其他兄弟,自己一人承担(有人曾提议找其他兄弟商议,可以分担罪责。);事后,并无推脱,自己负罪,并不攀咬。做事当机立断,却也有筹谋,并不鲁莽,让林殊和赤焰军不要牵扯进来,动摇国家根本。哪怕知道自己调动了禁军犯了大忌,却依旧准确地褒奖有功之臣。事后请罪,罪名是违反了朝廷的法度。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明知不可为却一往无前,是愚蠢断送了自己前途,却也是心之所向的勇敢。他那颗为国为民的赤子之心,比起谋取私利,罔顾人命,出了事情只知道推脱搪塞,抱膝哀求的孬种们,实在是好了太多了。所以他离开京城时,万民相送,并不是一心博取虚名,而是真真实实为了百姓做事才被人民这样记住的。景琰背负一切,静待安静离开,并无怨尤,也是因为相信这样的兄长,能够好好滴为大梁谋福利,所以他愿意把祁王上位的妨碍和在位的隐忧一一去除,也是对未来的期盼和让他所爱按照正常美好路径发展下去。所以即使只有一纸空白,那么景琰在痛楚的同时也一定是开心的。因为皇长兄未变,他所相信的一切的开始还是有意义的。

一世真里梁王曾哭着问祁王,这是你丧失的机会,你呼风唤雨,却功亏一篑,你可甘心?祁王无语,周身寒凉。我想这时,他的心里也是一片凄凉。一定会想到那八个字:父不知子,子不知父。难道他做的一切在父亲眼里只是为了上位?难道他真的不能为万民做些什么?这些万民,并不只是他的万民,也是这个国家和他父亲的万民啊。难道父子亲情,终不敌对于那把皇家龙椅的渴望?何以误会至此,以为自己所做的一切皆为私利。而自己,对于这样认知的父亲,除了祝福国运和父亲身体健康之外,也没有其他可以多可以且愿意申辩的了。如今,父可能知道子了,而子也更多地了解父了,却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父子之间,只有君臣而无亲人之情了。如果说祁王错了,那也只是因为他相信天家有亲情,而曾经疼爱他的父亲也会理解他所作所为,却缺乏对于身为一个帝王之心尤其是他老爹这样心气小而窄的帝王之心的错误认知。如果说祁王不知进退,不懂收敛,那不如问问为什么他老爹不能相信,不能放权,难道帝王之位,真的会吞没一个人最初的真心,让无数欲望交织从而对自己的亲人挚友刀斧相加,甚至不顾民众死活,动摇国本,引发领国对自己国家的觊觎和民不聊生。最重要的一点是,疑心并不能代表事实。让一点猜测变成屠戮,会让多少真正的志士寒心。如果这样还要说怀疑有理,屠杀无罪,皇帝万岁,那我就只能说一句话:社会主义好。不管有多少理由猜疑,不管祁王是如何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标准不懂进退,不管有多少人还觉得他愚忠或者意识超前和世代不同,当君不君父不父并行不义之举,身为人子和臣子又当如何?不管再说多少遍的乱臣贼子,也掩盖不了做错事情内心的亏欠和心虚。因为错的就是错的,真相是永远也掩盖不了的。

景琰需要景禹,如同当年苏兄需要景琰一般。他们都需要在灰和黑里知道光明的方向,因为,一直在地狱里前行的人是很容易迷失方向,把手段当作目的,迷失本心了。而这辈子景琰那么苦逼地经营一切,不也是为了那片光明能进入朝堂而努力,从而让更多的忠义之士不至于在灰色和黑暗中前行扫清黑暗吗?因为,他认可的原点里原本没有他需要走中庸之道,行诡异之事的必要性。所以他才那么执意要回到兄长上位的那条道路上,哪怕他要付出像苏兄当年不被至亲之人理解的代价。他和苏兄,是如何通并快乐着两人走着同一条孤独之路啊~(嗯,关于郡主这部分的执念,可以省略不谈,因为这个应该计算在他与林小殊的感情变化里。)

至于景琰和景禹,哪个是更好的皇帝,这个没有可比性,也不是本文想要说明的关键。前世的景琰,没有苏兄,不也是没有上位机会吗?拿失去苏兄又做了几十年皇帝最后转世的景琰和子不知父的景禹比较,本身就是一件不公平。而在因为景琰的关系赤焰军和大多忠义臣子存活下来的朝堂,满朝堂的朝气和景禹本身的正气坦荡,何尝不能还大梁一个清明的朝政,让万民不致颠沛流离,水深火热呢。如果要写一篇从景禹角度的文,他的苦,也并不亚于任何一个在黑暗中却要坚持光明而且还不理解至亲变化因而痛苦的人。你们只看到景琰的苦,却不明白苏兄当年明助景琰,景琰却是暗助景禹;景琰失去苏兄,自是痛不堪言;而景琰做的更绝,假设景禹最后真的失去景琰,如果连其真相都不知道,也只能叹息一声(这恰恰是景琰要的);如果知道,嗯,你们自己去想像吧。(同理请自行想像林小殊。)

这样一说,景琰没有给其他的人选择的机会也做好了消除自己会带来痛苦的打算和谋划。景琰啊,话说你这么让其他人亏欠你你妈知道不知道啊?(当初责怪景琰辜负苏兄苦心的,也会觉得景禹是榆木脑子不知变通辜负景琰吧。)如果摊开来给景禹说白了,他会舍得让自家弟弟这样痛苦独行吗?如果真的会,那也不值得景琰这么千辛万苦,赴难而来了。而景琰所要保有的,就是自家兄长的这一世真-纯爷们-光明禹啊。

懂得这一点之后,让我们吞下刀子,含泪看着景琰是如何默默把自己从皇长兄那里继承来的光明之心和苏兄那里得来的融入骨血的暗行之术融合到一起,让自己走上一条-有我就可以了-你们谁都也不要来-的道路。

感谢作者 @擂文的土豆田 在作品里让祁王更为丰满充实,让我们更多地看到了他的风骨和气度。这是琅琊榜所有一切的开始,也是一世真写了那么多景琰所求的结果,更是贯穿在文里吸引所有人会忍不住为景琰唏嘘却不得不被吸引的道之根本。


P。S。: 虽然是写祁王,但是顺便也把景琰写了一下。爱他们,是不能分开的,也是不会对立的。因为,他们本来就是一脉相承,根骨相连。


评论(11)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