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二十九】(殊琰)

[琅琊榜]一世真【二十九】(殊琰)





贬斥祁王的诏书昭告天下之后,金陵在这十日内鼎沸之声不断。


满朝的官员中没人猜到祁王会自请罪责,而对于这个往日最疼爱的皇子,梁帝真的会罚得如此狠决。


直到明旨诏书到了眼前,还有很多人不信,一代贤王,就如此轻易的与储君之位永远的失之交臂。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可却没人找得到症结所在。


一个一个的大臣跪在武英殿上,一封一封的奏折送到梁帝的书案上。


梁帝起先是视而不见,后来实在忍不住大发雷霆,贬黜了几个为首的人之后,才逐渐安静下来。


而这段时间,景琰一直昏昏沉沉的睡着,有时睡半日,有时会昏睡一整日,伴着高烧。


阴雨天的时候,伤口疼得尤其厉害,府上的大夫便照着蔺晨给的方子加大了剂量用药,让他整日整日的睡下去,熬过那要命的疼。


所以等到病榻之上的人知道消息的时候,木已成舟。


“林殊和蒙挚呢?”景琰急忙问道,之后忍不住咳嗽起来。


战英晓得景琰担心,“赤焰军与禁军皆未动过一兵一卒,林少帅前几日一直奉皇命带着赤焰军守卫金陵城,直至昨日守军修筑堤坝之后才回到林府。”


“陛下虽然恼怒,但总不至于真的自损其臂膀,这件事,算是尘埃落定了吧。”


景琰摇摇头,战英不知,昔日梁帝曾默许谢玉屠戮七万赤焰军,更有在九安山之乱后想要杀尽数万叛军,哪一个不是可用的臂膀,可只要它们有可能成为别人的手中指向皇位的剑,梁帝就会毫不犹豫的抹杀。


只是还好祁王兄,算是保住了。


————


祁王离开那日,除了他熟识的朋友,其余官吏一概得了传话,并未前来送行。


但那一日,金陵的街道两旁却跪满了前来送行的百姓,一直绵延到城外数里的地方,有金陵的百姓,也有淇水和其他附近赶过来的人。


林殊奉命送祁王到滁州坐船的地方,他跟在车队旁边,看着虔诚跪伏在路边的人们。


梁帝并不在乎这些人的性命,他只是害怕这些人发出的声音。


他却不知,皇帝与百姓皆生而为人,若非以真心相待,是换不来真心相对的。


万民为水,他们会用跪伏的方式托起祁王这样的君王,也能使那些罔顾人命的君主倾覆于江湖之中。


————


一行便是半月,滁水分别时,祁王世子忽然扑进了林殊的怀里。


林殊把他抱了起来。


这孩子自幼在众人宠爱中如众星拱月一样长大,林殊本以为经此变故他一定会哭闹难过,却见他在这一路上仍然玩耍欢笑,常常逗得郁郁寡欢的祁王妃不住浅笑,连祁王脸上都跟着有了笑意。


“等再见面时,我教你武功还有机关和排兵布阵,要学吗?”


承庭一脸兴致寥寥。


林殊觉得他在自己面前,有时一点也不像个六七岁的孩子。


正要把他放下时,只听他在自己耳边小声说,“七皇叔是个不会轻易低头的人,不管有什么事,背负着什么重担,有多艰难多痛苦,他都会往前走。所以要有个人,帮他看着脚下的石子,背后的周全。”


“我走路也不常看路的。”林殊看小世子皱起眉头来,才笑道,“放心吧,我会留在金陵。”


小孩子似乎一点也不惊讶,“我知道。”


林殊一挑眉,“你既然知道,为何还要叮嘱我?这话不是你能说出来的,也不像是祁王兄教你说的……是谁教你的?”


“梅长苏。”


林殊一惊,“你见过他?”


“数面之缘。”


“那人如何?景琰待他又如何?”


庭生听着林殊气呼呼的问出的两句不着边际的话,慢慢地睁大了眼睛,心里明白了什么。


这些时日桩桩件件事情没一件顺心,就连临行前想去见父亲一面都因为各方面的不凑巧无法成行。


眼下总算来了一件值得欢喜的事。


于是庭生慢慢的勾起了嘴角,脸上却已经恢复了孩子的无邪懵懂,“七皇叔说苏先生是个很厉害的人,还是个谦谦君子,只是他经常晚上来,我也不常见到。”


——————


 


梁帝因为噩梦缠身病了许久,所以祁王出京时有万民相送的事虽然传到了他耳朵里,却没什么力气生气了。


但之后发生了一件事,让梁帝不得不从缠绵的病榻中起身。


一直安于西侧的夜秦的边境忽然增兵,几日之间竟然至五万。


驻守西境的林燮身边的三万赤焰军这几年间被梁帝分散着派往各地进行戍守换防,现在能调动的只剩下一万不到,再加上一万当地守军,面对夜秦在边境的还在不断增加的大军,实在难以力敌,林燮一面向朝廷请求增兵,一面带着边陲镇上的百姓撤到了十里外的青龙关据守。


梁帝知晓之后大怒,当即要阵前易帅,被百官劝服之后一天三封奏章的责林燮速将边镇夺还。


情势一日一日急转直下,朝中人为林燮申辩者多半遭到了训斥,其他一些早有嫉妒林燮军功的,誉王献王党羽趁机上书,百般诛心。


关键时刻,言侯现身于武英殿中,气宇昂然风骨铮铮,字字金玉,辩得那些进谗之人哑口无言。


梁帝面色阴沉,却也不能反驳,只得免了林燮进京请罪的诏令,令他继续戍守西境,月内夺回边镇。


夜里言阙难得留在府中,豫津欢喜的命人做了许多吃食,打算与父亲饮酒畅谈,正捧着私藏了好久的照殿红往里走的时候,忽然从树上倒吊着垂下个人来,一双黑漆漆亮闪闪的眼睛直直的盯着豫津。


“哇呀!”豫津吓得大声惨叫起来。只是逃命之余还记得抱住了怀中美酒。


“是我!”林殊从树上翻下来,恶声恶气的说。


“就是知道是林殊哥哥你才可怕啊……”豫津擦擦汗,嘴里嘟囔着,“鬼我就不喊了……”


见林殊眯起一双眼睛,嘴角也慢慢勾起来似笑非笑的样子,豫津只觉得大限将至,偏偏此刻最能救他的靖王不在林殊身边,不由得后悔,明知今晚林殊哥哥会来自己为何不提早躲到景睿府上去。


“豫津,你下去。”言阙在屋内说,“既然是翻墙进来的,也不必什么礼数了,进来说话吧。”


林殊恭敬的答了一声是,才从豫津怀里抢了照殿红过来,进了屋子。


“我与你父亲情同手足,言谢之事你一字也不必说。”


“您救家父,是情是义是理,林殊拜谢,也是为了这三个字。”


言阙受了这一拜,让林殊在自己身边坐下,开门见山的问道,“你父亲的情势你也见到了,如今有什么打算?”


“林殊打算奏请陛下,将军中留守的赤焰军一部分编入纪城军,一部分编入禁军。”


“林燮手中只有不到一万兵士,你这样做,赤焰名存实亡。”


“纪城军战力颇强,禁军由蒙挚亲手操练,必然不会让他们的锋刃变钝,有朝一日国家需要时,他们仍然是以一当十的男儿。一个军队的名字,比不得他们的性命重要。”


林殊语出惊人,言阙却赞同的点点头,“不错,我虽潜心修道,朝中事也并非两耳不闻。众人皆道靖王殿下近年来变化巨大,可我看来,一别数年,林殊也今非昔比。”


提到靖王,林殊脸上的神色一下便黯淡下去,言阙看在眼里暗叹了口气,又问道,“你打算如何安置自己?没了赤羽营,你也不再是少帅了。”


“我会奏请去禁军当职。”


言阙略作沉吟之后神色一振,“此举大有深意……原来林大哥并未放弃祁王殿下。”


“我与父帅通过书信,他也赞成我这样做……父帅说,言叔叔也想看到一个清明的天下,所以在等。”


“不错,只是等得太久了。”言阙接过林殊奉上的茶,轻啜了一口,“既然有你在,以后宸妃和静妃回宫也让人放心了……还有靖王殿下。”


“我明白。”


“……你明白?若是以前的靖王殿下,只怕会不顾一切的为了你们请命,可而今的他,站在朝堂上,除了对增兵坚持以外,一言不发。为臣为友,你不心寒么?”


“请您出山的便是景琰吧。”林殊说,“我送祁王车队离京,昨日方归,听闻父帅之事连夜去找豫津,他却告诉我您早在路上了,我是第三个来请的人。”


“姑姑和静姨身在别院,消息难免不灵通,想必得到消息已经是两三日后了,那第一个送信的,除了景琰不作他想。”


言阙深深看他两眼,点点头,“不错,我本在访友的路上,是靖王殿下派人通知豫津之后找到我,才能让我及时赶回来救了老友一命。”


“你身在乱局之中却能保住清明,这很好。只是靖王,老夫在殿中遥遥几眼望去,却看不透了。”


林殊低着头,看着杯中散出袅袅淡香的清茶,“我也有许多事不明白。现今的金陵如同一个暗涌的漩涡,置身其中难免被眼前乱局迷住双目,可有一点我是清楚的,景琰不会害我,我也绝不会让人害他。”


————


几日之后,梁帝就准了林殊所奏之事,将他调任到禁军做副统领,而新编入禁军的赤焰军中有八千人仍由他管辖,地位非降反升,这让很多人始料未及。


“原本以为林家会因为林燮的事一蹶不振,没想到林殊这一招金蝉脱壳用得实在高明,若浮华外壳惹人注目妒忌,留着只能惹祸上身,不若忍痛褪去,保住自身再图以后。”誉王连连赞许,“如今林殊帮助父皇解决了心头一件大事,由他出面还免了许多朝野非议,难怪父皇重用信任此人。”


般若笑着为他褪去披风,“只是他对殿下仍然若即若离。”


“身为禁军将领,直接受命于天子,是要避忌与亲王大臣接触的,你看蒙挚便是了。”誉王说,“献王也几番派人去送礼,他可是干干脆脆的挡了回来,我上次送他的弓他还收了呢。”


“……那与靖王呢?”


“今日我还真见到了。下朝时我和景琰走着,刚好看到林殊,林殊只是规矩地行了礼,临走时还撞了景琰一下。”


“想不到那林殊和靖王竟然到了交恶的地步……”般若想到当时情形,忍不住勾起嘴角来。


“大概是怪景琰没有给祁王和林燮求情吧,虽然我也没有,可他们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林殊心里多少曾经对景琰抱有希冀吧……只是终归只是曾经罢了。”


————


林殊算好快到下朝的时间,便带着一队人马从宫门口一路走过,果然看见景琰和誉王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


不动声色的给两人行了礼,林殊抬眼看了景琰一眼。


那一眼实打实的带着怒意,林殊确实是生气的,如此重伤该在府中修养,日日上朝来伤什么时候能养好?


之后离开的时候还撞了景琰一下,当然没有用力,也避开了伤口所在的一边,却也让景琰成功的注意到他腰间的刀。


刀是普通的刀,刀上还挂了一个长长的枪缨,显得有些华丽得过了头。


那枪缨随着林殊走路时一摇一摆,摇得似春天新抽出来的嫩柳条一样。


誉王见两人生疏至此,忍不住笑意上前与林殊说话,“林副统领刀上的配饰好生别致。”


林殊看着景琰眼底的惊讶,得意的一笑。


当然别致。


这可是景琰送他的东西。


 ——待续——

感谢大家的鼓励……深夜更新奉上><


 


评论(270)

热度(2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