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一世真文评:寂寞满地 相思入骨 之下篇相思

非常喜欢的文评,开心地读了好多遍!好多遍!好多细节的地方我留白的地方都被殿下太太读出来了!>///<害羞

殿什么下:

乘热打铁,要不然我就会放弃的。

诸位Lo友,有没有从科学和逻辑的角度考虑过重生文的各种可能性?如果景琰重生,那么一定会存在重生到哪个时间点上的问题。如果梅长苏已经出现了,那么说明当年惨案和冤屈已经发生,那么靖王要做的,还是申冤上位。如果梅长苏并未出现,那么说明林殊有两种可能性变成梅长苏或者还是林殊,也就是冤案还会发生景琰必须陪伴和冤案可以被阻止景琰必须做事。这三种情况之下,痛得是谁:第一种,林殊/梅长苏+景琰;第二种,林殊/梅长苏+景琰;第三种,景琰。无论靖王对梅长苏保持何种感情,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两人痛不如只有一人痛。然后,再第三种可能性下分情况讨论: 告诉林殊,不告诉林殊。所以一世真这文的设定,选的就是最虐景琰的第三条路的第二种情况。因为这种情况,随时都会向第一种情况和前面两种可能性转化,而在此期间不惜一切都要避免此类可能性的景琰,其内耗的程度比尘埃落定的其他可能性要烧得多。(但是这也是好看的原因。)

景琰对于上一世十三年前的林殊的感情,凝结在一个永远回不去的冰与火的时刻。即便一起成长,但是他们的感情,并没有到开花结果的时候就永远地枯萎了。年少的情感固然真挚可贵,但是从梅岭的时候起,他们就很难以这份真挚终老了。而回归的梅长苏,从即使无可奈何,也要把景琰推上位,洗雪赤焰的冤屈的一刻起,就使他们的感情发展,走上另一条歧路。

什么叫你不合适?可能是你没能力,也可能是你性格不适应。也可能是你有能力人又好,我不忍心让你走这条不归路,做肮脏事。让你扭曲自己的性格,变成有违本心的人。(当然智商情商问题,决定了黑化之后能做到什么程度。)在这个意义上,梅长苏不得不教会景琰看到其他的可能性,世事并非只能靠耿直解决问题。纵然这件事情违背了他的本意,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他自己也以死相偿。而景琰,也绝对不会怪那个不让自己认出他的人,他,百转千回之后只会自责然后尽到该做好的职责。而梅长苏眼见萧景琰大婚成亲,为他的江山 鞠躬尽瘁;这些,并不只是私情私交,而是他和他的起点,为国为民。所以长苏离开景琰,并无自苦,而是视死如归。而上一世,景琰并没有可能性和苏兄好好在一起,只能含泪吐血,好好打理长苏留下的江山万里,让一颗珍珠寄托所有的相思泪了。

所以对重生的景琰来说,梅长苏意味着什么?

失而复得,得而复失的青梅竹马。是用自己鲜活的生命,告诉他应该如何长大已经为了正义可以做到何种地步的亦师亦友。是神魂相交,却无法再续少年暧昧情缘的知己。梅长苏的神魂都融入了萧景琰的生命,是他不能碰触的生命之痛,也因此而丰富了景琰的人生(这种丰富人生的方式,看看就好了。),让他在重生之后无法轻松面对自己的人生。

但是对于重生后的景琰,梅长苏也意味着林殊的可能性,而且是景琰最不希望的可能性。他不希望林殊变成梅长苏,并不是林殊没能力,而是他不忍林殊所需要遭受的一切痛楚。他不忍见他痛,所以宁可自己痛。他痛,是因为那个融入他生命的人不在了,他与他的上世种种,并不因为他的重生而消失分而更加清晰。他痛,是因为明明那人的音容笑貌还那么清晰明确,但是面对从新来过的鲜活生命,他却不知故人何在。他痛,是因为他明确地知道他不会允许上一世所爱之人再次出现,因为这意味着对同一个生命的凌迟。他痛,还因为当他伸手祈求的时候,知道没有人会回应他伸出的手,至少,不是来自那个他希望的人。景琰并不需要去细想他自己的痛楚,因为他的重生本身,就是最大的痛苦。而且,他的痛苦,无人可以诉说。静妃妈妈虽然依旧细腻敏锐,但是并不能在这一世倾听他的相思。至少前世,他还能说:我想小殊了。而这一世,他连相思的对象,都不是那么分明了。那句用老的话:若再见你,以泪眼还是沉默。景琰选择了收敛了眼泪,用沉默埋葬自己的所有情绪。

如果前世景琰的痛苦更多来自敌人,那么这一世,他的痛苦更多来自自己和身边的亲人友人爱人。他是如此欣喜可以回到过去,让那些生命中不应发生的种种重新来过。而他也珍惜所有前世还未来得及珍惜欣赏的亲情友情。(吃榛子酥泪目)但是他不能止步于此,否则所有他害怕的会再次发生,所以他能做一切被视为冷血无情翻脸无义的事情,因为,他知道他要的是什么,也相信那个是对的。然,心还是会痛的。尤其当两世很多事情重合的时候,比如林殊下跪,他怕了。他倚重梅长苏的精神存在,却害怕梅长苏的物理出现。他也会有怀疑和自伤,比如那句“爱过”。对于爱过,可以有不同解读:1。那人是梅长苏。他喜欢过我,可是,他不在了。2。那人是以前的林殊。他喜欢过我,可是他不在了。3。那人是现世的林殊。他喜欢过我,可是,我已经不值得他喜欢了。无论是哪种解读,都是千刀流的风格。

还要提一下的另一个虐点是为什么景琰病中看到的是梅长苏,一是因为作者巧妙设计要和前世重叠,从而能把景琰别怕那个梗用上,解答景琰前世关于苏兄到底说了什么的疑惑(同样的方法还运用到减笔画写地名梗上),二是因为梅长苏才是那个与景琰有同甘共苦为了他不惜自伤隐忍痛楚的人,而此世的林殊,更多地是被保护而非心灵相通,能够在思想上理解认同,在行为上配合的知己爱人。景琰能建立对梅长苏的信任,那是用时间岁月和共同的经历换来的,其中还有矛盾争执和泪与血;而对于林殊,他有小时候的私昵,却更加有的是担忧焦虑和失去的不安。在这两种不同经历和不同情绪上建立的感情和信任,怎么可能是一样的呢?(话说你两个加在一起有一百岁的大叔谈恋爱,让一个十几岁的小毛孩子来填满大叔留下的空白,换了我,我也想念大叔啊。)

景琰和梅长苏,已经有了一世的交集。那份感情,是以死别结尾的。而景琰和林殊,这才刚刚开始呢。所以虽然我懂得理解景琰的苏兄情结,但是真正有希望的,还是这一世啊。只是,前世的林殊以梅长苏的方式和景琰交往,这一世的林殊是不是有更好的方式,成长为堪与景琰比肩的良配呢?我拭目以待。

 (完)

评论(8)

热度(331)

  1. fromredtoviloet擂文 转载了此文字
  2. 诗酒趁年华擂文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