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二十四】(殊琰)


林殊与豫津几个去林子边缘绕了一圈,射了两只兔子,就心烦意乱的回去了。

原本是想打猎静静心,可挽弓射箭里都是昔年和景琰在这里一起打猎玩闹的回忆,反而让心更乱起来,连着三箭直直的插进树干里,豫津想笑又不敢笑,憋得脸都通红的。

林殊回营地的时候,见皇帐已经熄了灯火,想必是已经睡下了。

卫铮迎了上来,“少帅,祁王小世子几次要找您来着。”

“他人呢?”

“被皇上叫去皇帐休息了,属下想大概就是要少帅教他骑马吧。”

林殊点点头,掀开帘子进了自己的帐篷,随口问道,“他怎么与你说的?”

“他说原本说皇上让靖王殿下教他骑马的,如今靖王殿下还没回来,跟着他的三个侍卫说去给他猎兔子之后也没回来……”

林殊心中一动,收回了准备脱披风的手,“景琰还没回来?”

卫铮往外看了一眼,“是……按理说巡视应该回来了才对。”

“……叫甄平来。”

少顷甄平进来回复,“少帅,我去查看了祁王殿下那三个侍卫的营帐,人还没回来,弓箭都在。”

卫铮和在营帐中收拾的黎刚对视了一眼,神色都是一变。

林殊片刻都没有迟疑,“不要惊动别人,甄平,点十五个人跟我走,三人一队分开贴着岗哨寻找,找到之后就用赤羽营的暗号联络。”

“是!”


————

那三个人一击不中,本想杀了这五个人,可奈何侍卫拼死抵抗,眼见落了下风,便仓皇而逃。

列战英拼命地压着景琰的伤口,还好景琰穿着甲胄,那一剑并未刺穿,可那江湖人用的剑很是古怪,造成的伤口宽且厚,尽管在伤口上敷上了药粉,却眼见景琰的脸色越发苍白,仍有温热的血从指缝中源源不断的冒出来。

“我去叫林少帅!”

“叫林殊有什么用!”列战英嘶声喝住他。

“那怎么办,眼下殿下不能移动,难道要在这里等着……等着……”

列战英咬着牙,“去叫御医来!殿下回头追究抗命的责任,我自会扛下!”

“……谁敢去……!”

景琰此时撑着一丝意识,听到列战英的话,伸手要阻止他,可此时已经没了力气。

这时听到身后的树林里传来一声轻笑,只见一个穿着浅蓝色衣衫的男子慢慢走了出来。

三个侍卫全都一个箭步挡在景琰面前,“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是你们殿下认不认得我是谁。”

“笑话,你什么人,我们殿下怎么会认得你!”几个侍卫已经拔了刀,却听萧景琰极弱的声音问道,

“……蔺晨?”

“你看看,我就说他认识吧。”来人掀开头上的帽子,蹲下身对景琰一笑,“一别经年,萧景琰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幅样子。”


————

林殊带着两个人沿着树林边一边疾驰一边找寻,不多久就听到了东南边赤羽营独有的传声暗号,即刻与人拨转了马头赶了过去。

原来是黎刚带的那组人找到了那三个人。

那三个侍卫被制服之后跪在地上,身上的兵刃已经被取走。

林殊到时,黎刚将其中一人的兵器呈了上去,神色凝重,“少帅,刀上……有血迹。”

林殊握着刀的手骤然一紧。

那三个人为首的并不认识甄平,却认识林殊,他知道林殊这几日经常出入祁王府,算得上是祁王的亲随。

刚要开口求情的时候,却听林殊问道,“靖王呢?”

那声音平静得很,听不出一点波澜。

那三个人便都暗自松了口气,为首那个梗着脖子吼道,

“靖王忘恩负义,之前阻挠殿下撤裁悬镜司,如今越发气焰嚣张!”

刺杀的人也开口道。“咱们几个的老家都在淇水,修筑堤坝是火烧眉毛的事,可靖王却拦着不让!咱们几个想着,杀了靖王,就能修堤坝了……”

杀了靖王

这是所有人最怕听到的字眼。

甄平见月色下林殊听到这几个字之后目眦欲裂,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他深知林殊的心思,忙问厉声道,“靖王殿下如何了!”

那三个江湖客本来已经做好了赴死的准备,他们见着家乡时刻有化作汪泽的危险,记得无法可施的时候,有人找到了他们,给他们出了一条釜底抽薪的计策。

杀了靖王就没人反对修建堤坝,是为了百姓为了万民的事。

那么多条人命,想必祁王殿下也会答应。

他们又觉得祁王仁厚定会看在自己一片忠心为民为主君的份上会放过自己一条性命。

而林殊是祁王殿下的人,应该也是会放他们一马。

可眼下听甄平语气急切,分明是在担心,为首的人一惊抬起头来看着林殊。

如今的林殊眼睛赤红着,眼瞳却出奇的冰冷。

仅仅是对视,男人就膝盖一软,差点跪坐下去。

下一刻林殊的剑就已经抵在了那人的喉咙口。

“你刚才说什么?”

“我………砍伤了靖王殿下。”

“景琰呢。”

“树,树林。”

“哪个方位?”

“猎宫方向……大约二十里。”

话音未落,那人就觉得脖子下面森凉一闪,再看林殊的银色的剑锋上染着赤色的血迹。

接下来才是暖,自己脖子以下的身子被从未有过的热包裹住,那男人低头一看,就看到了自己脖子青色的衣衫已经被染成黑色。

剩下两个人看那个人连声音都没出就被林殊斩断了脖子,都吓得忙说道,“我们,我们没有动手……”“我们愿意去向祁王殿下请罪!”

却只见林殊提着剑朝他们走了过来,没有半点迟疑提起了剑。

赤羽营的几个人见着两人的头颅落了地,谁都不敢多说一个字。

甄平本以为林殊要急疯了,却见他语气仍然平静得可怕,

“黎刚跟我走,其他人留下把他们埋了,甄平回去,若有人问起我和景琰就说我们去林子里打猎了,叫卫铮带着伤药来找我。”

黎刚嘴唇动了动,刚要说话的时候,被甄平一把拦住了。

他知道黎刚要问什么。

刚刚林殊的所有安排,都是建立在靖王还活着这个前提下的。

若靖王死了,这一切要如何收场?杀了那三个人,林殊自己如何脱身?

但甄平如今一个字都不敢问。

他不知道如果萧景琰死了,林殊会如何。

————

猎宫方向二十里附近,有一个废弃的守林用的旧屋舍,以前他和景琰入夜打猎的时候在那里休憩过。

林殊便直朝着那个方向疾驰而去,黎刚紧紧跟在后面。

寒夜里马匹因为急速奔跑,周身都出了汗冒着热气,不停的打着响鼻。

大约行了小半个时辰,视线里就看到了一处极弱的灯火。

林殊一言不发的勒马,翻身下马的时候踉跄了一下,被一个侍卫发现,“谁!”

见是林殊,那侍卫并未有半分松懈,那三个真真切切是祁王的手下,那么眼下的林殊,谁又知道分别了六年之后的他对靖王是何种心思呢。

那侍卫手搭在剑上,林殊却懒得与他撕扯,扔了自己的佩剑在地上就往里跑。

还没进屋子,就闻到了一股极重的血腥气。

一屋子的人都扭头看着站在门口的林殊。

林殊却谁也看不到,只是看着躺在床榻上的景琰。

他脸色惨白得没有血色,胸口包扎了厚厚的白布,却依然渗出一些殷红色来。

胸口还在起伏着。

林殊一动不动的看着,过了许久,指尖微微动了动,人才像是活过来一样,自己也大口喘起气来。

一呼一吸之间,带着抽噎的哀声。

 

——待续——

试着更新一下,下午难得有时间码字。

不要说小殊不好,很多事是景琰没告诉他。

这篇文会是HE。

景琰拼上自己的一切要换得的就是他所爱的人平安,若不能如愿,那他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所以绝对不是BE。

btw.中途那段虽然看上去林殊好像很平静,但其实是要暴走的边缘了,一开始还知道称呼靖王,后来直接对着那三个人问话时用的就是景琰了。

景琰的变化林殊是看在眼里的,但这些改变不了林殊的心

唔大家都在说祁王,我也说一说好了。那三个江湖客就是典型的江湖人,没混迹过大门派没什么城府容易受到挑唆。

而且本身他们也有着急的理由,淇水是他们家乡所在,而这种人的思维往往很简单,谁反对,只要他的声音消失了,事情就能按照自己想象的去发展。

这样的人,很多人手下都有,用得好就是一夫当关的忠勇之人,受到外力挑唆就容易误事。

更何况祁王并不懂江湖人,江湖对他来说太远了些,他甚至不是军人,对于这些莽夫,他不懂得他们所想,就像那些人也并不真正懂得祁王所想一样。所以他从未对他们说过“没有我的命令,凡事都不要轻举妄动”这样的话。

堤坝这件事,在没有上帝视角的情况下,景琰确实是做错了。而且这个错是关乎数千条人命的。

再说林殊杀那三个人,就像落雪姑娘回帖里说的,一个是为了景琰,再一个是为了祁王。

这个反应非常迅速,也把誉王的如意算盘彻底的给毁了。

评论(334)

热度(24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