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十九】(殊琰)

[琅琊榜]一世真【十九】(殊琰)


 


“飞流”


 


短短两个字,让景琰全身一震,几乎握不住手中的剑,猛地回头看向蒙挚。


蒙挚看到景琰惊讶的神色,也跟着发愣起来,忽然又如同恍然大悟一般睁圆了眼睛看向景琰,激动得话都说不太清楚,“您也,也认得他!”


两人说话的功夫,被飞流踩在脚下的刺客自知不敌,只能咬碎了藏在牙后的毒药,在垂死之际,将一枚暗器对着景琰打了过去。


飞流忙伸手去拦,被蒙挚抢先一步将暗器稳稳的捏在手里,“有毒……看来这次,谢玉为了这个禁军统领的位置是下了重手了。”


蒙挚看了一眼景琰身边跟着他的都是他的亲信,才放下心,“我稍后去拜访殿下。”说罢对还蒙着面的飞流说,“你来不来?”


飞流摇摇头,轻巧的就腾空而起到了树上,蒙挚一伸手竟然没有捞住,让他几个纵跃就逃走了。


他身法灵活轻功奇佳更胜于之前,而且一招一式里更有些蔺少阁主的影子。


景琰忍不住笑了,看来蔺晨找到了他,待他很好。



————


深夜,蒙挚从靖王府的后墙翻了进去,一路小心的到了内院,看到景琰正坐在院内,拿着那枚暗器细细端详。


房内昏黄的烛火明明暗暗之中,那微阖的眼睛里带着一丝难掩的倦意,恍惚竟有些当年梅长苏的模样。


于是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道,“殿下何苦接下这个案子……”


“若我不接,这个案子迟早是祁王兄的。这样的阴诡暗箭他如何会防?倒是夏江不必称病,只要再拖延一些时日,就大有借谢玉的手除去祁王兄的可能。”


蒙挚看着眼前的人。


曾几何时,萧景琰也并不会防范那些诡计谋算。


但上一世,为了林殊和祁王,为了天下和赤焰军,他成了不得不去面对这些的君王。


“若你真要一力抗下一切,为何不让小殊留下来帮你反而执意希望他离开金陵?”


景琰仿若无关喜怒般的平静说道,“林殊是赤焰军主帅林燮的独子,那么他会在我与祁王兄之间作何选择也是一目了然的。”


“两年前我不让你进禁军,也是同样的道理。”


“……”蒙挚的目光落在榻边墙上挂着的那张林殊所赠的朱红铁弓上。


在蒙挚心中,萧景琰是君,林殊是友,祁王是他们最敬重的人,即使听到景琰如此说,他也即刻就明白了这话中包涵的苦涩,“那时候,我还没记起来全部的事情。”


“你既然知道飞流,也该能明白我如今做的事是为了什么……我也不再瞒你。”


“我无意皇位,更不会害小殊和祁王兄,也不会像誉王献王一般姑息养奸,这些年我用的人都是真正的济世之才,用计除去的都是奸佞小人……蒙挚,我不要你帮我,只不要成为我的阻碍即可。”


“当年…小殊也和我说过一样的话。”


景琰沉默了好久,半响才盯着烛火缓缓说“‘选择您,是因为苏某别无选择’——这是当年的‘他’对我说的。”


“祁王兄活着,于公于私,小殊断然不会选我。”


“可您这次选的路,是不逊于当年小殊走过的艰险,而且你身边并无旁人相助……就算最后祁王殿下会顾念着情分放过你,你和小殊这么多年的感情怎么办?难道要从此陌路吗?”


听到这句话时萧景琰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动摇的神色,不过只有一瞬。


蒙挚非常清楚,眼前这个人的身体里,是一个登上过天下最孤独位置的魂魄。


他得到过天下,却也失去过一切。


如今他想要保护他曾经失去的,代价却是舍弃自己。


最残忍的是,他必须亲手杀死那个活在祁王和林殊心中,从未变过的萧景琰。


当年的梅长苏别无选择,现在的萧景琰也是。


“这些年我做的事,都是当年萧景琰不屑也绝不会去做的,将来我要做的事,无论是小殊还是祁王兄,都绝不会再像以往一样待我了。”


“至于其他,蒙挚,你认为‘我’必须要一个谋士吗?”


林殊战死后的二十年,萧景琰独自撑着这个天下。


何尝没有阴谋诡谲的暗涌,明刀明枪的厮杀,都被他一件件化解了。


“只要能下狠心逼自己,人可以做到好多事。”


“殿下,可我听小殊说,你有一个帮你的谋士……”


“他没告诉你那个人的名字吗。”景琰晃着杯中的茶,他不爱茶,却已经习惯了这种味道,“你若是常来靖王府也应该见到的,所以小殊问起时,记得说见过。”


“到底是谁啊?”


“梅长苏。”


蒙挚握紧了拳头,短短的三个字,他却觉得如千钧重。


这个世上恐怕没有谁能比他更懂得这三个字的苦涩,而自己所能知道的,不过是这种苦涩的万一罢了。


于是他一掀衣摆跪了下来,“让我跟随您吧殿下。”


背对着他的靖王慢慢的转过身来,看着他问道,“你可知跟随我的后果吗?”


“知道。”


“我这次不是韬光养晦,而是要锋芒毕露的在朝上分庭抗礼,你若助我很有可能会被连累。”


“是。”


“也不会有任何人感激你,小殊不会,祁王兄不会,天下人也不会。”


蒙挚仍低着头,声音坚如磐石“是。”


“既然如此……你便来吧。”


————


蒙挚要离开的时候,忽然咦了一声,飞身上了房顶。


一会儿只听悉悉索索的一阵动静,蒙挚再下来的时候,怀里扛了个飞流。


飞流一着地看到了屋子里的靖王,想起自己是要‘暗中保护’的,忙转身就要出去。


被蒙挚伸手一捞,就牢牢的把他拽回怀里,还高兴地拿胡子扎他。


飞流奋力挣扎,看得出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但蒙大统领的怀抱不是谁都能挣脱得开的,憋得脸都红了还是徒劳无功。


景琰也难得的带了一点笑意,温言问,“你来保护我的?”


飞流停了踢腿,点点头。


“谁让你来的?”


飞流摇摇头。


“他不让你说?”


“恩!”


“那我猜……是蔺少阁主,对吗?”景琰笑着从桌子的盘子里拿了一块点心递了过去。


“…………唔。”飞流脸皱在一起,这个蔺晨没告诉他能不能说。


接过点心之后,放在鼻子边上仔细地闻了闻,才小心的咬了一口,“他说不让说。”


蒙挚在后面笑,靖王对付飞流还是有一套,“那你叫什么?我猜猜,你叫飞流!”


少年塞得满嘴的点心,答得含含糊糊,“不是。”


“不是?”这下两个人都惊讶了,蒙挚把飞流的脸扳过来细看,顺便拿袖子给他擦了嘴边的点心渣子,“是我们家飞流没错啊,难道改了名字了?”


“那你说,你叫什么?”景琰还是好脾气的笑,又给他了一块栗子糕。


飞流眨眨漂亮的眼睛,认真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说,“我叫小美人儿。”


正在喝茶的蒙挚一下子把水喷了出去。



 



入夜的时候,景琰看着守在自己床边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飞流有些无奈。


从前飞流就是这样看着病中的小殊。


“我不用你这样贴身的照看。”


飞流眼睛也不眨一下,安静的吃着橘子,“夜里尤其要看。”


“谁告诉你的?”


“蔺晨哥哥。”


“那……你知道梅长苏吗?”他犹豫了片刻,才把那个他曾以为这一世只属于自己的名字小心翼翼的说了出来。


飞流想了想,点点头。


景琰呼吸骤然停顿了一下,声音在安静的夜里带着一丝急切的颤抖,“你记得?”


“蔺晨哥哥的朋友,不出现。”


“你的意思说……蔺晨告诉过你,梅长苏是他的朋友,可是却不在这个世上。”


飞流点点头,很高兴这个人能听懂自己说话。


 


可这个人的表情,却像是要哭出来一样难过。


————


七日内,天泉山庄包括卓鼎风在内的所有在金陵的高手都受了重伤。


而且几乎没有人看到伏击他们的是谁。


“谁又好意思说,自己败在一个十岁的孩子手里。”蒙挚不放心飞流,一直跳在屋顶上跟着看,如今回来,很是在景琰面前夸奖了飞流一顿。


“不过卓鼎风的武功是上了琅琊高手榜的,以飞流毕竟还是十岁的孩子,如何赢得了的?”


“伤卓鼎风的自然不是一个人,我远远看着,来了好几位高手呢。不过飞流来之前,显然是刻意学了克制天泉剑的功法,一招一式全是照着薄弱点去的。”蒙挚揉揉飞流的脑袋,又说道,“不过啊以卓鼎风的个性,这次败在一个孩子的手里还输的这么难看,肯定是不能再找殿下还有其他人麻烦了。我这个麻烦算是暂时解了……可殿下也失去了捉拿天泉山庄的机会,要知道上次小殊可是摆了一个大局才扳倒了谢玉……你也要?”


景琰摇摇头,“谢玉没有上一世的军功和荣宠,我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


蒙挚松了口气,“对景睿,小殊始终是觉得亏欠的。殿下这样……也很好,也很好。”他说道一半觉得不伦不类,说完之后看着景琰似乎没有介意的样子。


“谢玉做的恶还在。我不讨,也会有其他人来讨。”景琰对飞流说,“我这里有封信给蔺晨,若宫羽要来,我不会阻拦。”


 


——————



  看到了那个关于希望可以用点赞和评论给作者鼓励的帖子,其实对我来说正是如此,懒怠如我,如果没有大家想要看下去的鼓励的话,大概早就把这篇文停在脑洞阶段了。但每次大家留言我都只有时间看却没有时间回复,真的很抱歉,我以前是每个留言必回复的,只是现在除去花在三次元上的时间,剩下的时间只剩下些许拿来写文,实在没有精力一一回复,希望过一阵可以忙碌过去。
不过大家的回复我都有认真看哦哦哦哦!!


还是那句话,谢谢大家><


飞流的名字……蒙挚和景琰都叫不出口。也就蔺晨叫得一点也不脸红了,这一次没有苏哥哥救你,飞流对不起QAQ


 


还有关于上一世的记忆,并没有很多人有。周玄清作为npc已经退场了,他属于只在梦里模糊梦到过这样程度。飞流没有记忆,只是听蔺晨提到过梅长苏这个人。


拥有比较清晰记忆的是景琰,蒙挚,庭生,蔺晨这四个人。

评论(283)

热度(2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