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十六】(殊琰)

[琅琊榜]一世真【十六】(殊琰)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打闹,你把我推到数九寒冬的河里的事情吗。”


景琰想了想,诚实地说,“我记得是你要踢我,自己滑了一下摔进去的。”


“反正就是那次!我身体那么好,也酸疼了好一阵呢。”林殊咳嗽了两声,嘟囔道,“这么久的事情还记得这么清楚。”


景琰不禁一笑,对再世为人的他来说,确实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


“回金陵之前,我去行宫见静姨和姑姑了。”林殊的手在景琰的背上用力搓着,那细瘦的背脊上还能看到当年廷杖留下的浅淡痕迹,“药酒是她给我的。”


“……她们怎么样?”


“一切都好。她和姑姑都是,日日品茶赏雪……就是惦记你和祁王兄。”


“祁王兄明日就能回京。”景琰看着装药酒那个翠色的瓶子,忍不住拿了过来紧紧捏在手里。


林殊也看到他的动作,便想说些别的话,四下张望时看到桌子上的棋盘,有些惊讶了地问了一声,“这不是……”


景琰看了一眼那块古旧的棋盘,“太傅辞官的时候把这个棋盘赠予我了。”


“给你了?”


“怎么了?”


“他老人家偏心,明明知道我喜欢这个棋盘……”林殊想到远走的黎崇,心中虽然因为离别愁绪,却没有难过之意。


心明者,志不在朝堂,得心自在。


“你若喜欢,给你就是了。”


“特意给你的,我怎么能收。”林殊又舍不得的摸了一把棋盘,“我晚上要回府去,离着还有些时辰,咱们下一局。”


说着走到景琰身后,继续给他肩上揉着药酒。


“你坐到对面啊。”景琰回头看他,却被林殊作弄着在鼻子尖上点了一点药酒。


“我手上都是药酒,自然是你替我落子,你还要我这手弄污棋盘吗。”


这些年的历练让林殊的话其实少了,远没有小时那么话不饶人,可对着景琰,他却总是扯东扯西的恨不得多逗景琰多说几句话。


——这些年,林殊在外不曾轻言过回金陵,但金陵这座城,城里的人,他是时刻放在心上的。


——景琰却是真的不想见到林殊。


赤焰少帅还是一如往昔的银袍长枪,神采飞扬,而自己却深陷在一个再也出不去的泥潭里,只能仰头的看着依然干净的他。


“得了好棋盘,不知你棋艺长进没有?”林殊指了指棋盒,“我说你摆。”


林殊整个人贴在景琰的背上,指着棋盘让景琰落子。


“有一桩咱们要说好,棋输了要认罚的。”林殊知道景琰棋艺不如他,故意这么说,说话的时候,灼热的气息烙烫在景琰的后颈上。


景琰拿起黑子,沉吟片刻落在棋盘上,点头道,“……好。”


————


【“谋算如对弈。”


回忆里,低眉浅笑的男子晃了晃杯中的茶,笼着一缕靖王府的梅香,慢慢开口道,“与谋士对弈,不要去思考他在想什么。而要去思考,在他的眼里,你会想什么。”


“追根究底,谋士要做的是把你引入他们的局中,而你只要比他们认为你会做的,多做那么一步,就能胜了。”


“那我此刻要做的,是要思索先生眼中的我,会走哪一步棋了。”景琰并不好弈棋,也不擅长此道,从前林殊是没有什么耐心陪他下棋的,后来把庭生接来府中之后,入了夜偶尔他会去庭生房里陪他下下棋,才又捡起了棋盘,渐渐得到了一些趣味。


每每对弈,明明棋艺不及梅长苏的万一,可对景琰,江左梅郎有十足的耐心,有时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才见景琰落下一子。


而身为武人的景琰,虽然落子前诸多考量,但落子时毫不犹疑。


只是落完子他抬眼再看,见梅长苏掩着嘴笑着咳嗽了两声,便知道这番辛苦谋算仍是落入了他的计算之中。


偏偏那人一边咳嗽一边欲盖弥彰地气人,我只是嗓子痒,不是殿下这招棋走错了……


一番思量之后,景琰所执的黑子仍然败得零落不堪。


“这是为何?”


“在不熟悉您的人眼中,您全然不懂权谋,这是您所持的最锋利的一把刀刃,记得藏好不要示于人前。”梅长苏唇角勾起了浅浅的笑来,“至于我为何能赢,只不过是因为我比殿下认为的,要更懂你一些罢了。”】


————



黑白相争了一个时辰,林殊看着被破了半壁河山的白子,愣了半响才沉声道,“我输了。”


景琰垂下眼眸。


梅长苏说,自己的不懂权谋,是对付那些不熟悉他的人的一把利刃。


如今他却用来赢了林殊。


“教给聂铎那破铁索连舟计策的也是梅长苏吧。”


一个‘也’字,简单的道出了他看出景琰棋艺的师承也是梅长苏。


“其实我也想了一套办法去破铁索连舟战法……与梅长苏的不谋而合”骄傲的少帅咬紧了嘴唇,有些沮丧的承认,“但不得不说,他的战法在细处上要比我想出来的精妙得多,也很适合南境将士的战法,这个谋略,我不如他。”


又说,“棋艺上,我也不如他。”


“只是差些历练罢了。”上一世南楚这一战比今世晚了数年,这数年的时光足够眼前的人去成长磨练。


林殊却听出不对,“他不是和咱们同岁么,怎么差着历练?”


“他……比我们略年长些,也早出江湖,比你多些历练。”


林殊盯着景琰看,“你总说梅长苏,他眼下可在金陵?”


“不在。”


“我想也不在,不然怎能让你一个人忙累成这样。”林殊看看天色,自己也该回去了,正要回去的时候,看见床榻边上放着一本书。


三年前自己看到这本书时,它还是簇新的,这次却已经有些显旧了,书上还有几个明显的折痕,想必是书的主人拥卷而眠时不小心压到的。


这本书就这么好看吗。


腹诽了半天,绕着屋子左右走了两圈还是抓起了那本书哗啦哗啦的翻起来。


书上前半是自己的笔迹,后半景琰的笔迹,看地方,大多都是景琰没去过的人迹罕至之处,想必是景琰将那梅长苏所言都详尽地批注了下来。


如此一字字的耐心批注,可见用心。


只是他如果真的如此向往这些山水,为何当初不答应自己,两人一起愿走江湖呢。


他本来只是一目十行的看,忽然看到一处,咦了一声。


书中写到一处杞县的荒山,批注记山峰有奇险,登之远望,有蝃蝀在东贯入长河之景。


批注并无不妥。


只是,林殊也真切的见过这番景象。


此山名不见经传,只是一处自己当年出征时率部因为迷路误入的荒山。


林殊仔细思量,自己并未与景琰讲过此事,那么这个批注只能是梅长苏对他说的。


怎么这么巧这梅长苏也去了此处荒山,又和自己一样恰逢雨后,还见到了霓虹入长河的奇景?


正要开口问景琰的时候,只见房门忽然被推开,林殊骤然转身,和闯进来的战英对视了片刻。


“我……看到门口的脚印是从围墙那里来……”本以为有刺客的列战英看到林殊就松了口气,又看到景琰坐在那里,便低声解释道。


林殊这才想到雪天会留下脚印,“是我疏忽了。”


“少帅!”列战英见他一袭白色单衣就要走,忙叫住他,“披风!”,说着就进门去拿披风。


景琰也一愣,刚才揉了药酒,林殊随手扯了一件披风给他盖着腿,原来是他自己的披风,如今披风领子的部分沾了些药酒。


“我不冷,你盖着吧。”林殊笑道,然后就这样单衣出了门。


 


待续


 


静妃娘娘还是很关心景琰的。只是很多事,她也不懂他为何这么做。


【】里是关于苏兄的回忆。


苏兄是不愿意殿下学会谋算的,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永远陪着景琰。


所以他仍然教会了景琰,为了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时候让他自保。


会影响我更文速度的,只有我三次元的事情是否忙,别的任它风来雨来,我心如故,产出如故。


愿这章能给大家一点开心^^


 

评论(139)

热度(2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