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十四】(殊琰)

[琅琊榜]一世真【十四】(殊琰)

 

 

池水不深,周围的禁军等人之后也纷纷跳下水去帮忙,岸上的也叫来了更多的人,不几下都把两个人都拽了上去。

聂锋则制住了那桥上的宫女,只见她嘴唇青紫,双眼凝滞,不禁道,“不好,她服毒了!”

但此刻再去抠那女子的喉咙已然无功,那宫女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吐了些血水晕了过去,还没抬到梁帝面前就咽了气。

“大年夜居然有人谋害朕的皇孙!景禹宸妃不在,这后宫就有人耐不住了吗!”

歌舞骤停,所有人包括赶来的霓凰郡主和穆青都跪在大殿中鸦雀无声。

“这样的小的孩子,推到寒冬的水里,这是多狠毒的心肠!”梁帝气得脸色铁青,声音都抖得都尖利起来,“把她给朕拖出去,鞭尸凌迟!然后去查,她是哪宫的宫人!全都给朕带来!”

高湛急匆匆走了进来,身后是景琰和一位御医,“陛下,靖王殿下和御医来了。”

梁帝忙问,“承庭如何?”

“回陛下,世子殿下还未清醒。”御医躬身答道,“世子年幼,经不得这样的寒气,怕是……”

梁帝一哆嗦,往前了一步,“怕是什么!”

“怕是,就算落不下病根,也要大病一场了。”

“混账!”

“还好靖王殿下下水救得及时,否则再呛几口水的话,只怕真的……”

梁帝这才看到一旁跪着的靖王,看他似乎虽然没有什么大碍,脸色却也难看得吓人,“这次多亏你了。”

靖王身上披着聂锋的披风,抬起的手指都白得没有血色,“儿臣刚巧看到世子的嬷嬷在徘徊,一问之下在知道他不知去了哪里,就让聂大统领帮忙寻找,才到御花园,就听到世子呼救落水的声音,就见这个女人将他推到池中……”讲到后来,声音也因为愤怒心疼有些发抖。

“陛下。”御医大着胆子上前一步,“小世子落水时手里紧握着一条手帕……想必是那女子之物。”

梁帝眯着眼睛瞧过去,似乎一眼看不出什么端倪来,“拿来瞧瞧。”

高湛从御医接过来的瞬间就变了脸色。

忙承给了梁帝,在那朵花上指了一下。

梁帝死死的盯着那朵花,慢慢睁大了眼睛,目呲欲裂近乎狰狞。

“去查,宫里都谁用这样的帕子,去给朕查!”

几个皇子谁也没见过梁帝这样的表情,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献王因为看到了霓凰郡主跪在身侧,想到与母妃谋划之事未成,心神总是不定,根本没心思应梁帝的话,誉王看了他一眼,便抬起,刚说了“儿臣愿为父皇分忧”这半句话,忽然被梁帝狠狠打断了。

“不用你,景琰,替朕去办这件事。这是滑族的纹样,替朕去查!这些族人叛逆之心不死,想要朕的孙儿的命,朕就要他们的命。”

“是。”靖王没去看誉王又红又白的脸色,只沉声答了这一个字。

————

林殊本来打算赶在正月前回京,但奏请的书信一来一回耽搁了时日,等他接到允许回京述职的诏书的时候,距离除夕就还有两日了。

索性他就在汴州军营和卫铮他们过的年,然后在初一才跨上马欢欢喜喜的踏上回京之路。

直到三日后他在距离金陵不远的茶摊上听到人议论,才知道他欢喜喝酒的那个除夕夜里,发生了多少可怕的事情。

祁王世子落水,如今京中由靖王受上谕正全力搜捕滑族。

悬镜司本来应该负责此事,谁知除夕夜往宫外赐菜的几队人马竟然都遭了伏击,十二队人马里只回来了一队。

宫里宫外接连出事,梁帝大怒,撤了聂锋禁军统领的职衔,而委任原本的副统领,也是赐菜队伍里唯一回来的一队人马的统领蒙挚担任了新的禁军统领。而悬镜司则全力追查在宫外杀死内侍的凶手。


————

梁帝给夏江的诏令上是两边兼顾,但对夏江来说只怕是分身乏术。加之夏冬因与聂锋的夫妻关系也赋闲在家,人手更加稀缺。

滑族的事要查得彻底,是个慢功夫,既然自己已经让景琰去查,还让刑部户部协助,想来总有敲山震虎的效果。

谁知两日后,景琰竟然呈上来了一份名单,洋洋洒洒的两页,都是各府中滑族的探子的名录。

梁帝大惊,问他这名录的由来,景琰便答,是照着纹样找到了掖幽庭里也有女子用这样的手帕,查问下来她们便招出了宫外一处住所在,在那里搜得的这些。末了又添上一句,都是刑部几位大人办事得力的功劳。

其实那两人招认的地方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只不过是为了保命随口说出的一处所在罢了,那处破屋里除了几件滑族人惯用的器物以外什么都没有。

自然也是没有这份名单的。

这名单上的每一个名字都是上一世梅长苏细核查之后找到的,排除一些年纪太小现在可能还未起用的人以外,都在上面写着了。

梁帝便让人提审了那两名宫人。

那两人原本听说自己随口招出的一个废弃的联络点里竟然真的有名册都是半信半疑,直到高湛念了几个上面的名字之后才大惊失色,抱头痛哭起来,口口声声道对不起滑族和公主,便都咬舌自尽了。

“看来这份名册不假,真是天助大梁,你去照着名单拿人,要快。”梁帝想了想添上一句,“若有抵抗者就地格杀,还有,记得,若有……若有皇室中人,不要带到刑部,直接带来见朕。”

景琰晓得梁帝说的是谁,刚刚那两个滑族人喊出‘公主’的时候,梁帝的脸色骤然变了。

有她在,梁帝登基的秘密永远保不住。

有她在,大梁永远会处于危局之中。

“若她也抵抗呢?”

梁帝的脸色阴狠起来,他甚至来不及在儿子面前遮掩一番,“……那便也杀了。只是记得,这是你的差事,刑部也好,其他王侯也好,不要让他们插手。”

“儿臣明白。”

“你去忙吧,本来朕还想让你好好休个正月的。罢了,等你忙完,朕再补给你。”梁帝说罢,忽然又问一句,"你不替聂锋求情吗?"

景琰反问,“父皇为何这样问?聂锋负责皇城安全,如今出了这么大的疏漏,若不罚他将来的人不知要如何懈怠。”

梁帝才放心下来,很好,你果然懂事。

__

 

林殊进城的时候,正好看到列战英带人进了中书令柳澄家的大门,林殊开口叫他,列战英回过头来,对他行了一礼。

就见手下人捉了个四十岁上下的中年女子出来,虽然是一路安静的带走,但惹来了一群人远远的看着。

林殊先去了趟宫里,规规矩矩的述职,之后去见了太皇太后,听她絮絮的说了很多话,才得了空出来,再回林府去见娘亲。

许久未见,看见长高的儿子,晋阳长公主仍心疼得直哭。

林殊一直安慰她自己在外从未吃苦,肉都是捡的最香最嫩的那快吃,才把公主逗笑了。

如此一番折腾,到了下午他只打哈欠才放他离开去小睡一会儿。

林殊却也睡不着,翻来覆去了小半个时辰,觉得自己小时候常做的事现在也可以做,于是翻墙出了府,就一路躲躲闪闪的去了靖王府的后墙,一个闪身翻了进去。

以前景琰刚开府那阵,自己总寻个由头过去陪他。

这事已经轻车熟路了。

一路到了景琰屋子门口都没人发现,林殊正得意时,发现自己居然不是第一个来的。

而且那个人明显是个女声。

林殊心里一动,认出了这是霓凰的声音。

 

____

说好以感情线为主的,然则认真写下去仍然是满满一章的情节线。

本来该昨晚更的……吐血。

等一下改完下一章也放上来,双更。

然后再去写PPT

蒙大统领上线了0w0

还有,庭生的名字按照歇山九脊姑娘的提议叫做“萧承庭”啦,不过我叙述的时候还会用庭生这个名字。

评论(58)

热度(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