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十三】(殊琰)

 [琅琊榜]一世真【十三】(殊琰)

 

 

这一日合宫宴饮,正午刚过,一众亲贵带着自己的子弟便陆续进到宫中。

豫津特别喜欢逗弄穆青,觉得他粉粉团团又特别不禁逗,简直可爱极了,现在穆青见他就跑,比兔子都快。

跑着跑着就见到了一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靠在梅树下发呆,想起祁王请安的时候身边跟的小团子便是他,便开心的跑过去跟他搭话。

庭生虽然不太爱搭理自己,但穆青还是锲而不舍的说了很久,还把珍藏了许久的好吃的拿出来分给他,终于让他答应肯陪自己玩了。

穆青正和小世子玩在一处,就见一个不那么眼熟的宫女来请他,说越贵妃娘娘得了云南特产的点心,想到穆青爱吃,就派她来带穆青去越贵妃所在的昭仁宫。

那宫女见穆青捧了一大堆好吃的,嘴上也吃得都是糖霜,就笑着掏出手帕在他手上嘴上轻轻擦拭。

穆青听说今天长姐要来看他本来就十分兴奋,又听说有家乡的吃食,顿时顾不得刚认识的朋友,把自己刚才偷拿的好吃的一股脑的塞在庭生怀里,欢欢喜喜的就跟着那宫女去了。

却没注意旁边的祁王世子看着宫女的手帕上的图案,眼睛暗了一下。

————

晚宴未开始前,皇帝便和一众儿子在偏殿里闲话。

祁王至今未归,王妃带着世子去太皇太后所在的暖阁请安之后,便由着嬷嬷带着庭生到皇子们所在的偏殿去了。

庭生到了偏殿,一众皇子都到齐了,见到这个孩子,免不得都凑上去。

庭生一一见了礼,到了景琰那里,竟然顿了一下。

献王和誉王都一阵闷笑,誉王搂着庭生亲昵的说道,“这是你七皇叔。”

景琰半蹲下身,看着那个被养得玉琢雪砌一样的孩子,忍住喉头的哽咽笑着说,“还记得我吗。”

庭生摇摇头,往景桓后面躲了一下,景琰伸过去的手落了空,悬在了半空。

景桓得意的暗笑了一下,口上却说,“乖,不可对你七皇叔无礼。”

“是我平时也不来看他,他不记得我也是自然的。”

献王阴阳怪气了一句,“是啊,景琰你近两年忙得很,咱们几个兄弟的府邸都不常来走动了。”

“……”庭生扁了扁嘴,转身跑到了正在喝酒的梁帝跟前。

梁帝见他脸都憋红了,忙笑着抱起来,“怎么了怎么了,谁给你受委屈了?爷爷帮你出气。”

再一看一边略显尴尬的景琰,便了然了。

没想到私底下景琰与景禹一家生分到了这个地步,心中倒是更放心了一些。

口中却道,“你七皇叔是太凶了,爷爷帮你罚他。”说着走过去作势在景琰背上拍了两下,惹来众人一阵发笑。

——————

“郡主这边请。”宫女一路引着霓凰去往昭仁宫,嘴里说道,“娘娘新得了些云南的糕点,想起穆小王爷久未归乡一定想念家乡口味,便邀他到了昭仁宫去,眼下娘娘去赴宴了,却要劳烦郡主跑这一趟来接小王爷。”

“不妨,是青儿不懂事,搅扰娘娘了。”

“娘娘吩咐,夜深露重,郡主不必急着离开,可以在昭仁宫休息喝杯水酒暖暖身子。”

“霓凰一身重孝,不宜久留。”

“郡主,实不相瞒,娘娘说稍后会从晚宴上抽身出来与郡主见一面,说是在云南有一件事想请您相助。”

霓凰沉吟了片刻,“……既如此,那搅扰了。”

————

霓凰重孝在身,不能参加晚宴,而且现在南楚战事刚刚平息,她定然不会在京城久待。若想将她留住,只有趁着她今夜入宫看望穆青时下手。

宫女说服霓凰留在昭仁宫之后就退了出来,正走到御花园时,见到桥上站了一个小小的孩子,定睛一看,原来是祁王的世子。

她为越贵妃找来了情丝绕,又将穆青抱去了昭仁宫,只等着霓凰去昭仁宫看望亲弟的时候喝下情思绕,再把那早就安排好的外臣引进宫来便能大功告成。

眼下已经没自己的事,可以与姐妹们好好过个年了。她心中正是轻松,见到了圆滚可爱的庭生心里十分喜欢,左右看看无人,便忍不住抱了起来。

“您怎么独自一人在这么冷的地方啊?”

“和嬷嬷走散了,姐姐是织染处的宫人吧?”

宫女一惊,自己虽然平时少在皇宫出现,但宫内侍女何止百人,连侍卫都认得不全,怎么一个孩子却将自己认了出来?

“糖。”说着小手就攥着一颗梅子塞到了宫女的嘴里,见庭生嘴边还有些糕点碎屑,便笑着掏出手帕给他擦了下去,“谢小世子奖赏。”

“姐姐喜欢我吗?”庭生见宫女吃完梅子,才开口问道。

“世子玉雪可爱,奴婢说句逾矩的话,家里的弟弟若有世子这般可爱就好了。”

“可你们爱我宠我,因为我是祁王世子。”孩子低头玩攥住她的丝帕看了又看,似乎十分喜欢,嘟囔道,“若我是个罪奴的孩子,出生在掖幽庭,大概就只有被你们打骂的份了。”

“……世子何以这样说。”

“你是滑族人吧。”

忽然的从怀中孩子口里冒出的一句话,声音还带着稚童的幼嫩,却让她恐惧得彻骨森寒。

不敢置信的低下头,只见那孩子睁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可就是这样一双眼睛,让她在这寒冬腊月里,片刻就湿透了衣衫。

大年夜,在这四下无人的花园里,她面前不过是个三岁稚童,可她竟然怕得牙齿都在打颤。

“世子……听谁说的?”

“这图案,是滑族女子爱用的图案,不知教给姐姐绣这个图案的,是玲珑公主呢,还是璇玑公主?”

“什么……公主,奴婢没听说过,世子想必是累了,快些回大殿去吧。”她说着就要走,谁知脚下一软,竟然站立不稳,趴伏在了桥栏杆上。

也难怪她会惊讶成这样。

这世上除非熟悉滑族的人,谁也不能认出这样的图案。

在景琰登基后十一年,曾经有一次有过一次震惊金陵的大案。

景琰在秋猎大典上中箭中毒,下毒的就是滑族当年被放过的那些余党。

之后的情形用九死一生不能形容万一,若非琅琊阁主蔺晨及时赶来救治,那凶险毒药便会夺走这世上他唯一亲人的性命。

那次之后,庭生暗中将金陵城中所余下的所有滑族人驱逐出京,翻遍了所有记录滑族相关的典籍,也了解了当年许多旧事……比如关于璇玑公主和赤焰案。

所以刚才这个宫女在给穆青擦手的时候,自己只一眼就认出这个手帕上绣的就是滑族女子最爱的凤凰花伴云纹式样。

不知这女人帮越贵妃害霓凰是谁的谋算,就算不是璇玑公主的授意,这一死也不冤枉滑族。

因为养得富贵,正月的夜里小娃娃的脸也是红扑扑的,捧着精致的小手笼。

“霓凰郡主若在金陵出事,就算林殊不怪罪,他也一定会自责。”

“翻弄朝局也就罢了,居然要用这么肮脏的事去污他的眼。”孩子的眼睛一点一点冷了下去,“那你们就只有死了。”

忽然听到有一群人声进了御花园来,侍卫们都拿着火把,叫着小世子的名字,而为首的人,分明是靖王。

“姐姐知道我为何要跟你说这么多吗?”

宫女已经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为了等他啊。”小世子远远的见到来人,笑得眉眼都弯了,“我这么久不回去,他一定会担心来找我的。即使晚宴已经开始,皇帝和嬷嬷都没有察觉,他也会发现的。”

“你说的……不是祁王,是靖王!?”

“姐姐发现得太迟了。”小世子笑得眉眼弯弯,“你刚才吃下的梅子有毒,横竖你今夜要一死,不介意我再给你都添上一桩罪了。”

“……您,说什么?”

“我说,我要被你推下池子去了。”说着坐在桥上的孩子喊了一声救命之后往后一仰,自己落入了冰寒水中。

如今自己这一落水,禁军只怕要全部出动,外臣根本进不来昭仁宫,霓凰郡主的危局也就算自解了。

宫女在他落水的时候才发现,那孩子手里牢牢攥着自己的手帕,不由大惊,想要伸手去抓他,却已经抬不起手臂了。

暗夜里一声落水声非常清晰,几乎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

景琰大喊了一声庭生,就立刻大步跑了过来,聂锋阻拦不及,就看他自己脱了披风立刻跳进池子里。

 

待续

 这出这章我简直要脑力耗尽……

 庭生正式上线。

一直坚信庭生不会谋反,不仅是因为他是祁王的孩子,更因为他是景琰一手教养起来的,那是他唯一的亲人,他不会背弃。

但不代表庭生不腹黑ww这个少年能在宫中忍辱偷生十一年,又得了梅长苏的教导,智商应该是一流的。包括他在人前装着和景琰不熟(这也是景琰想要表现出来的)又懂得如何利用稚童之身维护景琰。

更加上,因为见识过人情冷暖,他才更能明白必须要保护自己重视的亲人。

 

回帖有人问到【但是不太理解庭生跳水这个情节,他应该是知道殿下肯定会亲自下水救他的,这么以来两家的关系就微妙不好处理了。。。】

我实在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我本身脑容量就不够还没有时间但是放着这样的问题不回答我心里又难受,强迫症都快犯了于是我再解释一下。

庭生主动下水的目的非常明确,他需要一个非常重的罪名去处理滑族。还可以借这件事打压在梁帝心中誉王的正盛的风头。为这个目的他甚至放弃了去救霓凰连带打击越贵妃和献王的机会。这一举动政治目的要远远强过别的(比如两家关系)梁帝就算是再冷血(他也不能说是冷血)也不会允许自己一个儿子眼睁睁看着皇孙落水不去救的。包括原作的梅长苏在内,没有【任何一个】计谋是百分百的“利”而没有任何一点“弊”,权衡利弊之下下水这件事带来的利要远远大于弊端,那么身为谋者要权衡的就是这利弊的天平

 

评论(271)

热度(2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