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一世真【四】(殊琰)

[改了一下太子的称呼这个BUG,有姑娘告诉我太子成为太子前封号是啥待查,那我用献王代替了。]其他的地方没动↓

 

阴谋诡计,朝堂倾轧从来并不是我想写的重点。我想写感情,不只是爱情,还有亲情友情。如果如果如果接下来我还会更新的话也就是这章这样的感觉,涉及朝堂部分是十行以内带过的。 比如比起描写兰园案如何发展我更愿意写写软糯糯的穆青。说大实话,我也特别不擅长搞这些精细逻辑活,也没太多时间能写这么细(如果我还是高中,应该有大把的时间写个时间轴加大纲,可惜我的时间早就不属于我的自由了。有学生党看到这里请一定珍惜你们现在的时光,记得有人羡慕你们)OTZ

 

这章里太子那个问题我是真的弄错了,我知道当时祁王不是太子,以为尓豪哥哥(。)当年已经是太子了,但他并没有。主要是有回帖要讨论六部当年是否清明是否党附以及当年当政的是不是这些官员……光想着要解释我就头大了。还有说兰园不是荒园的。我实在知道它正在营业中所以有兵去搜了才能捉个正着啊!而且当年枯井里应该有尸体了啊!我妹写错啊!

 

想到以后每更新一章都要面对这样的回答我就好痛苦。so……也是我一开始没说清楚,让很多打算看逻辑缜密的斗争重生文的姑娘对这篇文产生了错误的期待。但它并不是!虽然我会努力让它能自圆其说,但它不是!!QAQ。

 

 

 

 

 

 

 

[琅琊榜]一世真【四】(殊琰)

 

 

 

 

 


林殊对梅长苏似乎很感兴趣。

 

这出乎萧景琰的意料。

 

他总是不经意的提起,然后在问一两句相关的,“你和他什么时候认识的?他知道你生辰吗?”

 

“问这个做什么?应该是知道的吧。”萧景琰侧靠在软榻上看书,林殊在院子里练剑,两人就隔着窗子说话。

 

“你爱吃什么知道吗?”

 

“恩。”

 

林殊没说话,一剑砍了一大根梅花枝子。

 

从宫里出来伺候靖王的老奴止住了要过去劝的仆人,你是新来的不知道,以后这个人莫说是拆两根枝子,就是把整个院子的树砍秃了也由着他,千万别惹这个小祖宗。

 

“不过他还跟我说了一件事。”景琰压低了一点声音,林殊看出他眼里的认真,就停了练剑走过来趴在窗边听他说话。

 

景琰把兰园的事情告诉了林殊。

 

“……”林殊听完之后咬着牙,“我去跟祁王兄说。”

 

“小殊,这样的事你让祁王兄管么。”

 

林殊一愣,景琰虽然未点破,但他的才智不消半刻就明白了过来。以祁王的性格,必然会把名册上的官僚一一交由刑部处刑,如此六部中缺少的官员一时找不到替补的,加上这种丑事原本就有损皇家颜面,皇上的脸色想必会更加难看。

 

“你寻个没人的时候把这封信放信给刑部,他们应该会管。”刑部有誉王势力,兰园涉案官员多为献王附庸,就算是明知道皇上不会太高兴,但为了扳倒献王,他也一定会一查到底的。

 

林殊思考了片刻,展颜笑道,“不用,我有办法。”

 

————

 

穆王府里这个月很热闹,不仅霓凰郡主在金陵,更因为年方五岁的穆小王爷也来了。

 

穆青正是粉团团软绵绵的年纪,绕着众人跑得摇摇晃晃还会奶声奶气的说话十分招人喜欢。

 

就连从来对男孩子没啥兴趣的豫津都忍不住抱起来逗弄了两下,长得比女孩子还要白净啊。

 

一直觉得自己英俊潇洒的穆小王爷顿时就不大高兴了。

 

“穆青是吗。”

 

“……你是谁啊?”

 

“我是言豫津哥哥呀。”

 

“……这名字忒长了。”

 

“你名字真好听。”

 

“是吗。”穆青立刻就高兴起来,将眼前少年引为人生知己。

 

“穆青,慕卿,就是让别人爱慕你的意思啊。”

 

“……不,不是吧?”

 

“正经就是这个意思。天地可鉴来着。”说着豫津就在他脸上吧嗒亲了好几口,因为毕竟大了几岁,穆青试着挣扎了,但没有成功。

 

现在穆小王爷就算是再迟钝也知道自己被调戏了,而且是被男人调戏了,在他这个年纪解决问题的方式只有一个,于是嘴一扁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穆王府里准备晚上的饮宴,仆人们都忙得脚不沾地,谁也没注意到哭得和小羊羔似的穆小王爷和顺着门悄悄摸进来的林殊。

 

“老在别院里呆着闷不闷啊,哥哥带你出去玩?”

 

穆青眼睛放了光。

 

“还吃好吃的。”

 

穆青咽了口口水。

 

“我教你怎么甩开那些跟着你们的侍卫,怎么样,去不去?”

 

“去去去去!”言豫津扒拉开穆青抢着说。

 


————

 

“殿下,巡防营出动了。”列战英从府外回来报告说。

 

“哦?”

 

“倒不是什么大事。言小侯爷和穆青小王爷带着随从出去玩,不知怎么的在城郊兰园附近走丢了。巡防营出动了到处搜寻,誉王也派了府兵出来。”

 

萧景琰哼了一声,“能卖云南穆府人情的机会,他怎么能错过。”

 

列战英压低了声音道,“林少帅正领着那两个小的绕了小路,已经到了庙会,正在吃东西呢,他们藏得很好,一时不会被轻易找到。”

 

“那就好。”

 

因为这一次并没有赤焰一案,谢玉现在还不是位及云天的一品军侯,巡防营现在并不在他手里,加上誉王的府兵也在,就献王是想保住楼之敬也无法。

 

虽然此时告发兰园案并不及数年后发作效果来得更大,但景琰不愿看到这数年间可能还会有女子在此殒命。

 

“以寻找穆青为由,又是誉王带头翻出来的,将来就算皇上恼怒献王怨恨,也算不到咱们的头上了。”列战英笑道,“还是林少帅有办法,以后有他在,殿下就轻松多了。”

 

靖王轻声回答,“……他不在的。”

 

“什么?”

 

“没事,你去吧。”

 

————

 

兰园很快就被查封,刑部的人从园内的枯井里找出了七八具女尸来,誉王将此事上报,皇帝大怒要刑部彻查此事,这时又有个下人为了保命交出了经常去兰园的官员名册。

 

一夜间金陵对此事议论得沸沸扬扬,而始作俑者的两个加上一个同样翻墙过来探病的霓凰郡主一起躲在靖王府里吃着各种点心吃食。

 

“我对你们好吧。”林殊嘴里塞满了吃的,含糊的说,“到了庙会,我特意买了一个食盒,三层都装满了,全都是你们两个爱吃的小吃。”

 

景琰点点头,这些东西自己确实好些年没吃过了。

 

赤焰案后,他一直避讳着那些能让自己想起林殊的东西,甚至避着金陵这座城。

 

可后来梅长苏死后,他却连逃开金陵的权利都没有了。

 

但霓凰却连连摇头,“林殊哥哥你乱说,你又不知道我会来,这盒子里分明装的都是你给靖王哥哥一个人的,里面没有一样我爱吃的。”

 

“我怎么会乱说,我和景琰都在靖王府,你肯定会过来的,是吧?”

 

“……恩。”景琰还在想着谢玉的事,此时抬起头看林殊和霓凰两人靠得极近,心里闷闷的一疼。

 

“说起来,林殊哥哥说你要给我看的珍珠呢?”

 

“啊?”

 

林殊这才想起来,“对啊景琰,我的鸽子蛋呢!”

 

“……”

 

“没带回来?”林殊气呼呼的抢走了景琰正准备放在嘴里的芙蓉饼塞在自己嘴里,拉着霓凰的手就往院子里去,“走咱俩练剑去!饿着他!”

 

霓凰笑着说,“林殊哥哥,你食盒都没拿走,怎么饿着靖王哥哥啊?”

 

“不准他吃!”

 

说这句话的时候景琰的手已经从食盒里又拿了一块软糕出来了。

 

————

 

那颗珍珠就放在柜子里。

 

当年它躺了十三年的老地方。

 

它应该是小殊的,可景琰却不知道为何,几次几乎都拿出了那个盒子,却无法交给他。

 

或者因为它陪着自己经历的太多了。

 

有时景琰会看着它,想到很多事,想到那一世的人。

 

——只活在那一世的人。

 

 

 

 ————

 

鸽子蛋是林殊自己想要(不是给霓凰的啦!><),林殊跟霓凰提过自己会有这个礼物。所以霓凰想看来着~`````````````````````````````

 

 

评论(96)

热度(1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