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微博:http://weibo.com/xuanxiaoyuntianqing

[琅琊榜]一世真【一】(殊琰)

 注意:

1.有了脑洞就写,但po主依然很忙、very忙、好忙。

2.依然小说未读,私设有

3.靖王转生到赤焰军被剿杀之前,所以没有梅长苏出现。这篇文章的cp是林殊x景琰。请注意。

4.重生梗是n番煎了,我剧透一下:↓


重生至十九岁的景琰救下了赤焰军,但无法轻易化解父皇与祁王兄之间的矛盾,内有奸臣外有强敌,为了不使得太子誉王弄权国力日弱,景琰选择自己成为和祁王兄分庭抗礼的那个人。
上一世的梅长苏告诉自己,选择你,是别无选择之下的决定。所以在靖王和祁王之间,林殊作何选择并不难猜到。

他选了祁王。
但只要自己还在,就不会让梅岭染血,不会让梅长苏出现。
愿用自己一命,换得赤焰军七万人性命,天下得一明君,林殊幸福安乐。
这一世你可以好好活下去,用自己的腿踏遍这万里风光,看看书中提到的百紫千红,只是我不能陪着你了。

5.HE.依然是先虐后甜(如果写得到后面的话)

 

 

 

[琅琊榜]一世真【一】(殊琰)

 

 

 

隆冬的大地仍然满地霜寒。

殿内虽然燃着暖和的炭火,但所有人仍然在瑟瑟发抖。

太医们神色凝重的进进出出,每一步似乎都走在针尖上,大气不敢出一口。偌大的宫殿里,竟然没有人敢说话。

皇后穿着锦衣华服,二十年过去,她的容貌和刚成为太子妃时并无太大改变。

可当年对夫君充满爱意和期待的眸子已经转为平静淡然,对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她只是平静地等待着。

她心情静得如窗外的落雪一样——自己的儿子毫无疑问将会是皇上,梁帝在病时就一步一步,为他和她铺好了路。

为君为夫,他都做到了自己该做的。

这二十年来,他于外涤荡朝廷浊气,强境安民,于内悉心教养庭生和亲子,对太后恪尽孝道。

终于去年秋末送走太后之后,皇上像是如释重负一般,命太子监国之后,骤然一病不起。

所有人都慌了,只有他那么冷静,一步步的安排着后续事,然后就仿佛在等着今日的到来。

就连到了最后一刻,也是平静地叫他们进来,嘱咐了一些再平常不过的话,又让他们出去等着。

等他咽下这最后一口气,脱下皇帝这个属于天下人的躯壳。

皇后抬起头看向窗外,灯笼的照应下,可以看到漫天鹅毛一样的大雪洋洋洒洒的落下来。

今夜的风雪这么大,夫君,你可认得去梅岭的路吗?

————

庭生走了进来。

病榻上的皇帝努力转过头,看到是他,笑了一下。

“还以为等不到你了。”

当年掖幽庭里的少年如今已经要比他的父亲还要高些了,常年军中的生活给他的脸上加上了洗练锐利的棱角。

听到了消息日夜策马赶回了金陵的他跪在床前,神色平静地说,“蔺阁主说他不喜离别,这份赠礼由我转交了。”

“……这枝梅花开得真不错。”

“是啊……”庭生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平静一些,“是飞流哥哥在靖王府折的。”

“飞流……他怎么样了?”

“他很好,虽然常有人来找他比试,但因为琅琊阁主看得紧,从没有受过伤。”庭生小声地说着琐事,如同昔年自己儿时,靖王在他枕边说话时一样。

现在的悲伤只能让他离去得不安而已。

他已经做得够多了。

是可以求去的时候了。

若身不能自由,就让心自由吧。

景琰觉得庭生在自己的手里塞了一颗东西。

费力的抬起手来,借着昏黄的灯火看了看。

是他送给小殊的那颗珠子。

“放心,我偷偷拿的,没人看到。”

皇帝点点头,放下心来。

把那颗珍珠和那份瞒住了天下人的爱情珍而重之的放在掌心里攥好。

那时自己刚下海寻到了这颗珠子,拿在手里反复的看,竟然攥着它睡着了。

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好看。

小殊性子急,最不喜欢等着别人。不晓得在奈何桥那头,是不是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是时候,该走了。

皇帝长长的吐出了口气。

像是把最后一点力气用掉一样。

视线中庭生的影子越来越模糊。

“庭生……”

“嗯,父亲,我在。”

萧景琰浅笑了一下,轻声说,

“我想小殊了……”

 

————

意识沉浮之间,竟然听到了海涛的声音。

再次睁开眼睛的萧景琰看着军帐里的一切,恍若隔世。

他手里还攥着那颗珍珠。

十九岁那年去东海练兵,亲自下海给林殊找来的珍珠。

 

 

评论(151)

热度(2802)

  1. _(:з」∠)_擂文 转载了此文字
    三刷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