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醉春风(下)【洞仙歌番外】(苏靖)

[琅琊榜]醉春风(下)【洞仙歌番外】(苏靖)


 



虽然说不能大肆庆祝,但毕竟是宗主的生日,之前在金陵的时候为了隐藏身份,只是简单的吃了碗长寿面罢了,这次听说可以请客人,仆人们就忙忙活活的准备起来了。


吃食的精细不消说,藏了许多年的好酒也被从江左盟送到了金陵。


蒙挚一早过来,梅长苏正好写好了给他的请帖,等着墨迹干的功夫,两人便谈起来。


“其实倒也没有什么值得我忙的。邀请客人的名单也一早就决定好了,因为都是熟人又是朋友,既不用拘束也没有讲究,只怎么舒服怎么来。”


“这样就好。”蒙挚哈哈大笑,“其实你何必给请帖呢,反正我是有没有这张帖子都会来的。”说完又压低了一点问,“还有一张帖子我要不要一并转交了?”


“还有谁的?”梅长苏问。


蒙挚瞪大眼睛,“皇上啊!!您不请他了???”


“……”


“我可记得以前你俩每年生辰都在一块儿过啊,黏得可比现在景睿豫津紧多了。”


“后来你回来隐藏着林殊身份生辰也没请他,你这次怎么还打算不请他?”


“…………”


“你俩怎么回事啊,之前看你们一起出游我还觉得你俩关系不错呢,你要知道当年你走以后靖王生辰除了成人礼那年都没怎么大办过,这次你听我的,请他来一趟,等他过生日再请你……啊不对他寿辰时百官都要去。”


“景琰我早就请过了,只是没用贴罢了,免得留人口实。”梅长苏终于找到了插话的空档才慢悠悠的说,“不过他今日出去清县看察耕地,算时日要在初六晚上回来,正好可以避开聚宴。”


“哦,也对,皇上在多多少少总难免拘束些。”


梅长苏浅浅一笑,“倒也不是在意这个。”


“??”


“算了说了你也不明白。”


“我是不明白你倒是让我明白啊!”


“等以后吧。”


——


转眼到了初五的夜里,天上一轮银钩幽幽而望。


十三先生和甄平等人的寿礼已经送到了,放在屋子里,寿星公遣散了一众人,留了安静的一轮月给自己。


以前他还是林殊的时候,在金陵的生日总是热热闹闹的。


只是当初围着自己的那群人如今大多已经不在了,那么少了他们的热闹不要也罢。


对月自酌自饮到了子时,忽然有人敲他的门。


这倒奇了,府内诸人不会在敲门后不报名号,可已至深夜,又会是哪个访客能让飞流放行呢?


————


梅长苏开门,见到本该还在清县驿站的当今天子顶着披星戴月而来的夜露风尘仆仆的站在门外,一双如星辰的眼睛看着他笑。


“小殊,生辰快乐。”


进来饮了两杯热茶,驱开了寒气之后两人便说起了农耕之事。


说完正事,景琰忽然说了一句,“小殊,有伤药吗。”


梅长苏一惊,“你受伤了?”


“没有,骑马的时候有些磨到了。”


梅长苏便懂了,景琰是带着几个护卫一路轻骑了两百多里路才赶回来的。


长途奔袭的话腿内侧难免会被马鞍擦伤,以前他们刚上战场的时候也会互相擦药。


“以前几日连着急行军千里的时候也不会这样……这几年不穿战袍,身子着实不如从前了。”


“还不如说是马鞍不一样。”好友的安慰总是一语中的,本来有些感怀的景琰笑出来,“是啊,新马鞍是精致,可就是磨得很。”


“回头我送你一副好用的。”


梅长苏上下翻弄着柜子,虽然自己房里是有伤药的,可那都是偶尔飞流磕碰的时候拿来擦的如今不晓得放在哪里。


好不容易翻出来一瓶,景琰已经褪下外袍,伸手就要把伤药接过来。


“我自己来。”


梅长苏收回手,挑起嘴角,“咱俩什么时候不是互相擦的,脱就是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


萧景琰没说出口,他最不能释怀的就是物是人非这四个字。


如果可能,他还愿和小时候一样。


现在回忆起的小时,都有林殊在。这些回忆伴他走过了那些小殊不在的日子。


思及此处,还留着马缰痕迹的手放了下来,“你来就是。”


梅长苏蹲下身来查看了一下伤处,好在伤得不很厉害,涂抹药之后休息两日就好。


想着自己能为他分担的究竟还是不多,心里总想着让他多欢喜一点。


以前自己不在他身边的时候处理伤处的事情只能他自己来做,现在既然自己回来了自然要变回以前的模样。


梅长苏心里很明白,即使直到现在,景琰对于两人的关系仍然先以挚友论之。


蔺晨问他可会计较?


梅长苏摇头。如何计较?若是不知愁滋味的少年或许还可以思量一番,如今年近不惑,对自己这个两度从鬼门关爬回来的人来说,活着度过接下来的光阴才是最要紧的。


毕竟两人当了三十年的好友,两年的主臣,与寻常的眷侣自然不同。


但沾着药膏的手指摸上了大腿内侧白细的皮肤时候,梅长苏的呼吸还是快了一拍。小时候就觉得景琰这些地方嫩嫩的好摸得很,尤其是手生得好看,像女孩子一样。


景琰虽然有点不自在,但到底是多年习惯的事情,加上赶了一天的路,喝了些热茶吃了些点心后就觉得有些昏昏欲睡了。


直到微凉的手指还是不规矩的往上摸的时候,皇帝才骤然不稳了呼吸,瞪了他一眼。


但想到两人现在的关系,似乎这只手在做的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又不知道怎么回应了。


矫矫作态实在不适合他,情到深处,其实也不在乎一两次主动。


于是便主动凑上去亲了梅长苏,还在嘴唇上轻咬了一下,咬完后见宗主竟然呆愣了张脸,不由笑起来,“你生辰我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带了匹马给你,倒不是汗血马那样名贵的,是你以前骑的那匹‘踏风’的后代。”


其实这么多年两人没在一起,他也不知道小殊喜欢什么,只能按照他以前的喜好选了礼物,也问了母亲,却仍有点不安。


江左盟虽不能说富可敌国,但若真论宝物,只怕小殊要见得太多。


更何况这么多年陪着他过生辰的不是自己。


太后只是笑,自己这个儿子当上皇帝之后一直沉稳老成,今日终于有了点以前孩子气的样子。


为的还是林殊——从很早以前开始,能让他大哭大笑的,也就只有这一个人了。


这其中的道理其实简单得三岁稚童都能想明白,可情之一字,关心则乱。


于是她放下手中香叶耐心问道,“我且问你,你去年生辰时,小殊送你的礼物喜不喜欢?”


梁帝三十六岁寿辰,正是周方安定之时,四国使节来贺,送上各种奢华礼物。


江左盟宗主送来贺礼,一字排开十九张各式各样的弓。


有的工艺奇巧有的制作华丽有的劲道刚猛有的轻便精细,每一张弓都有它的来历和传奇,看得在场人都啧啧称奇。


只有在帝座上的人知道,这些弓箭他都和小殊或多或少的提到过,有些是他们儿时听说,有些是他们翻兵书时看到。


原来林殊还记得,还花了不知多少心思搜罗了过来,那十九张弓,是十九年来他一直没能送到的礼物。


景琰压住喉头哽咽,点点头,“很喜欢。”


太后递过一颗榛子酥敲醒了这个局内的梦中人,“傻孩子,只要是你送的用心的礼物,他都会喜欢。”


————


谁知梅长苏挑着眉毛问,“就这个?”


“哎?”


“你欠了我这么多年的寿辰礼物,就送一匹马就算了?”


“你让我送十九匹吗……”


“不必,我要的陛下已经送来了。”


今日有你相伴,就不必再看孤月繁星思念故人了。


起身吹灭了蜡烛,在月色下笑着的梅宗主又笑着添了一句话,“只怕在下要食髓知味了。”


 


 


 


倒叙体,后续上篇苏兄迎客部分^^


 

评论(32)

热度(1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