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醉春风(上)【洞仙歌番外】(苏靖)


醉春风(上)

江左梅郎的生日自然不能这么凑巧的和赤焰少帅同一天生日,故而二月初六苏府不能大肆的庆祝,只邀了三五好友。

寿宴一般过午时就有宾客入场。

蒙挚是守不得这个礼的,想着苏府左右不差自己这顿吃食,吃饭前还能和飞流过两招——这孩子这几年跟在琅琊阁主身边,学了不少有趣的招式,功夫进步了一大截,可以和自己好好练练的。

于是还未到午时,蒙大统领就拎着礼物高高兴兴的翻墙进来了。

刚进来就听见门口一阵喧闹。

“我就说我们来得太早了。”

“早什么早,你知道吗,宫羽姑娘据说前日就到了金陵了。我都两年没见她了,也不知道她想我没有。”豫津拉着景睿的袖子就往里去,“再说林殊哥哥不是说过么,他的宅子你什么时候愿意来什么时候来,现在不正是‘什么时候’嘛。”

“说不过你,到时候挨骂别怪我没提醒你。”

“呸呸呸。”言豫津顶着早春的风打了个哆嗦,“不过今天皇上说不定也来,林殊哥哥应该不会揍我吧。”

“你从小到大挨欺负,皇上好像没帮过你吧?”一个阴瑟瑟的声音在豫津背后幽幽响起,让正在紧张的豫津惨叫了一声跳了起来。

“冬冬姐!”

“谁是冬冬姐?不过你还说错一点,皇上如今亲视水患后耕地未归,算来就是赶回来也要今晚了,你有一下午的时间好好被小殊整治呢。”

豫津抚着心口小心翼翼的对夏冬夫妇打过招呼,回头扯景睿的袖子,挤眉弄眼的说,你看你还说来早了,再不来人就要到齐了!你就算了,我可不要甘陪末座!

“来迟了就要末座么。”豫津话音未落,只听一个戏谑的声音问道,原来是穆青到了。

“姐姐要晚些才来呢,我早些来占个地方……”穆青说着眼睛乱瞟,看到屋檐上的飞流,高兴地招招手,“飞流!玩儿什么呢!”

“占位子是假,来找飞流玩耍才是正经事吧。”夏冬笑道,“说起来,咱们来了这么久,小殊人呢。”

飞流正和穆青在院子里一招一招的比划,穆青功夫不厉害,他打得没意思,就飞身过来回答夏冬的话,“苏哥哥,在睡。”

“还在睡?”几人惊讶的对视了一下,林殊再次拔毒用的是奇法,虽是九死一生但效果十分好,几乎已经恢复了常人的体力也不再畏寒了,听说最近还在重新修习剑法功夫,怎么今天却还在睡着。

蒙挚第一个紧张起来,“他是不是不舒服?”

飞流皱着眉偏着脑袋。

这个问题真是不好回答,他也不知道苏哥哥睡着了是舒服还是不舒服。

蒙挚急得直跺脚,须知晏大夫不在,蔺晨虽然来了但现在寻着美人不知飘去哪里了,甄平在江左,黎刚也在外办事,整个府里没个他熟悉能问的人。

干脆一跺脚,“哎呀我去看他!”

穆青也跟着跳起来,睁大了眼睛说,“哎呀苏先生不对林先生又病了!?”

聂锋一听是林殊的事也跟着紧张了起来,看着夏冬支吾了几声,夏冬点点头,好我们也去看看。

到了林殊房门口,果然见到门是紧紧关着的,细闻之下,仿佛还有一缕药香。

蒙挚急得变了脸色,伸手就要去推门,被飞流一把拦住。

“你看你拦着我做什么!”蒙挚急道。

飞流也着急,但越急越想不出怎么说,只记得苏哥哥再三说不让人进他的屋子,“不许进!”

两人就这样来回拆了十几招,飞流眼看不敌,急得只喊苏哥哥。

“来了来了!”

和梅长苏的声音一起传过来的是屋里悉悉索索的一阵声音,似乎是在穿衣一样。

几个人听他声音似乎精神得很,不像是病了。

“看来是我们多虑了。”夏冬轻声安慰了夫君一句。

说话的功夫,门就吱呀一声开了。

只见梅长苏头发只是简单的拢在脑后并未来得及梳起,显然是酣睡初醒。

见到如此多人聚在他房门外,梅长苏也是一愣,“怎么了?”

豫津和穆青齐齐退了一步,不关我们的事。

蒙挚就说,我们看你还没起,担心你啊又病了!!看来就是没睡醒,那行!你继续睡不着急!我们先去吃午饭!

春眠贪困嘛。景睿也跟着说,没事就好。

穆青也跟着说,“你看我就说林先生就是没睡醒嘛,连他平时时刻不离身的那颗珍珠坠子都忘戴了呢。”

众人点点头,视线自然跟着穆青的话都移到了梅长苏腰间。

然后视线就牢牢停在了那里,齐齐愣住了。

有个物件不太对。

那物件……并不算不常见,但在梅长苏身上就不对了。

聂锋一开始没注意到,然后顺着夏冬的目光看过去,也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少帅。

豫津和景睿脸红了。

夏冬和聂锋对视了一眼,还是有点不相信。

穆青恍然大悟。

蒙挚的脸都有些抽抽了,“小殊……你……腰带……”

蔺晨这时不知从哪里飘了出来,只瞟了一眼梅长苏就大声问道。

“哟哟哟长苏你怎么把皇上的腰带穿出来了?”

“……………………”于是在众人的注目之下,琅琊榜首,霁月清歌浅笑风月的江左梅郎的脸红了。

 

琅琊阁主曰,难得。 

 

————

宗主生日二月初六,我还以为他是水瓶座唔。

PS:屋外小殊头一次羞红了脸,屋里皇上还在睡。(←宗主的错♂)

 有人说没看懂解释一下。

皇上为了赶上宗主生日,提前骑马赶回来了,(所以夏冬等人并不知情)当晚自然皇上留宿苏府,然后转天日♂上三竿,宗主被众人吵起来慌忙间系错了皇上的腰带。←所以关系暴露了w

评论(74)

热度(1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