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鸽子蛋【洞仙歌番外】(苏靖)

[琅琊榜]鸽子蛋【洞仙歌番外】(苏靖)

习惯是会传染给最亲近的人的。

也许是把那人一举一动都放在心上的缘故。

景琰现在也偶尔会在思考问题的时候下意识的捻着什么东西,为了不让人看出端倪,梅长苏倒改了这个习惯,转而去拨弄腰间的那个配饰了。

一来二去的,倒让拖着下巴的蒙挚看出了点好奇。

江左梅郎什么人物,就算是不看重金银财帛,几件名贵而雅致的配饰还是戴得起的。可自从见了林殊,换了几件衣服都不曾见过那个配饰离身,这就实在很难让人不在意了。

“小殊啊,你腰间的配饰是个什么啊,好生别致。”

此话一出,在一旁看着文书的皇上就悄悄的红了耳朵。

那颗碎了的鸽子蛋是景琰的一块心病。

在他们回宫之后,太后把一直放在案前的那个装着颗碎了的珍珠的匣子郑重的给了梅长苏。

这颗珍珠,是林殊问十七岁的景琰要的,又由当年的三十一岁的太子亲手交给了梅长苏。

装着珍珠的锦匣子一开一合,是十三年的沧海桑田。

梅长苏打开盒子,看着那碎屑上的点点血迹,手指抖了一下,久久不语。

再修补是不可能了,好在梅长苏认得不少奇巧的工匠,让人用金丝把珍珠拢回了一起,四周用银丝为笼做了一个挂饰,配上一个白玉坠子,倒更显得贵而不俗。

“你说呢。”

蒙挚凑近了看,“看着像个宝贝。”

梅长苏忍不住笑了。

景琰和自己说那颗珍珠是他托人寻来的,可找列战英问过才知道,那珠子靖王花了好几日功夫自己亲手采的。

自己要的东西,景琰向来是放在心上的。

他把那颗珠子珍而重之的托在掌心里,认真的说,“这次你可说对了,是许多人穷其一生都不得见的宝贝。”

蒙挚看看书案前的两个人,一个用宽大的袖子遮着嘴咳嗽,一个悄悄抿着嘴浅笑,觉得自己又不懂了。


 

 ————

因为短所以更两段!

评论(16)

热度(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