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洞仙歌【十】(苏靖)


二十七


蒙挚看着笑着站在眼前的人,恨不得给他一拳头,又不敢。


正在他家里蹭早饭的穆青冒出个头来,看了一眼之后吓得把饭碗摔到了地上。


“苏,苏苏先生!”穆青脸色惨白的叫出来,然后又看到一旁的飞流,“哎飞流!几年不见,你比我高了!既然你在,那苏先生也不是鬼了!”


“小子,叫我什么。”


穆小王爷马上改口,“林,林先生。”


“小殊,这次回来,留得久一些吧?你那个苏府一直有人打扫,我经常跳进去看看,很干净的,可以随时住人,或者你住到我府上去?”


“苏啊不林先生,豫津和景睿都不知道你回来了吧,啊可惜这两人几天前刚结伴出去了,等过几天他们回来后我把他们领来,到时候就看先生你的了,景睿我是不指望了,能把豫津吓哭的话,我连着请你吃一个月的饭!”


“我就是来告诉你们,先不要告诉别人我回来过的事。”


蒙挚瞪大了眼睛问,“啊,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还要走?”


“我现在就走。”梅长苏抬抬下巴让他看停在门口的那辆马车,飞流坐在马车上,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走??陛下,他还病着呢!你就看一眼就走了??”蒙挚忽然怒上心头,“你知道他这几年……他……”


“一会儿你们俩进宫去一趟,太后会和你们说的。金陵有你们,我很放心。”


“啊??到底怎么回事啊?”


梅长苏勾起嘴角有点狡黠地轻轻一笑。


穆青虽然小时候没受过林殊的折腾,但是直觉让他没来由的打了个哆嗦。


“我这次来是为了绑个人回江左盟,以后还会回来的,有的是机会吓豫津他们。”


听说他还会回来,蒙挚就松了口气,反而对他前半句好奇起来,“你说绑了个人,是谁这么罪大恶极,要你江左盟的宗主亲自来绑?”


“难道此人武功奇绝,还是恶贯满盈?”


“想知道?”


两个人齐齐点头,“想,很想。”


带着他们来到马车前,梅长苏轻轻掀开厚厚的帘帐的一角。


布置得用心细致燃着淡淡安神香的马车里,当今的天子盖着江左梅郎昔日的那件白色斗篷,睡得正好。


看了一眼僵直在那里的两人,梅长苏上了车,“飞流,走。”


“哦。”


两人在晨光里目送着马车渐行渐远。


“刚才马车上那个人好像有点像皇上。”


“我看着也特像。”


“……”


“……”


“要,要救驾吗。”


“不会吧?……我觉得苏先生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绑走皇上吧??”


穆青还在自我安慰。


蒙挚欲哭无泪。


林殊,他还真敢。


 


 


 


下一章结局,之后会有甜一点的番外。


 

评论(63)

热度(1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