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洞仙歌【五】(苏靖)

[琅琊榜]洞仙歌【五】(苏靖)

 


十二


入了夜皇后来过一次,见到皇帝如此模样,忍不住也垂泪心疼,于是她鼓起勇气握住了皇帝抬起的手。

其实她从未好好握过这双手,从前拿着刀剑,现在握着主笔,生杀予夺的手。

躺在床上的人皱了皱眉头,“凉……”

皇后愣了一下,收起了眼底的委屈和迷惑,慢慢松开了她的手。

在一旁看着皇后离开,太后在心底叹了一声。

皇后不知道这个字的意思。

并非是她的手冷,而是景琰想握住的那只手,在他的记忆里,一直都是暖暖的,像火一样。

十三

有那么一瞬间,太后是怨着林殊的。

因为长时间来,梅长苏一直坚持瞒着景琰,是对他的在乎,也是对他的不在乎。

这两种完全矛盾的感情,可以完整的存在在一份感情中。

——就像他帮助萧景琰登上帝位是因为爱他,也是因为不够爱他。

她很清楚,林殊和景琰是有情的。

十七岁,或者更早的时候,景琰就喜欢林殊了。

那个年纪的男孩子,总是喜欢黏在一起的。

可他们却不同,他们并非是因为爱热闹凑在一起,也不是志同道合那样艰涩的原因,只是简单的因为见到了对方就觉得欢喜。

那时即使有很多人在时,他们仍然会在人群里找到对方的身影,对上目光之后,什么都不说,只是咧开嘴傻傻的一笑。

年少时的爱情,像是被阳光晒暖的湖水一样,清澈而暖,不带一点杂质。

他们把对方的身影和自己的前路并在一起,为了彼此,他们可以不问缘由毫不犹豫的赴死。

但周围人的管教和对爱意的懵懂,还有对未来的抱负,让他们把对对方的情谊停留在一颗珍珠,一张弓上。

再回来的时候,林殊变了。

他对景琰的爱已经不再是带着少年懵懂的情谊,而是非常清晰的爱情。

但那爱情却淡了。

并不是被岁月,而是被梅岭的火映照得,褪了色。

他此身背负七万英魂,历尽梅岭的火与雪,带着仇恨和冤屈。

他有了比景琰,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的东西。

而景琰,却和那段回忆一起被林殊扔在了十三年前,停在了那里,没动也没变过。

十四

从景琰来到宫中,对自己说想要开始夺嫡的那日起,她从静嫔到太后,步步艰险,却从未曾有一日后悔。

甚至在景琰迷惘彷徨的时候,她都能狠下心推着儿子往前走。

因为这条路没有归路。

可如今此刻,她看着站在路上渐行渐远的景琰,第一次想让他停下来。

这条路一个人走太累了。

那本是他祁王兄该走的路,是林殊该陪着他走完的路,如今却只有他一个人。

没人替他引路,告诉他该如何走,没有人替他清开脚下的石子,他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探路。

摔倒了,甚至没有人告诉他可以在哪里停一停,喘息片刻。

所以他只能一直向前迈步。

想到这里,太后忽然觉得怕了。

因为她清楚再这么走下去的结局是什么。

内殿中,母亲握着儿子的手泣不成声。

宫墙之外,一只绑着短笺的白鸽在夜空中安静的飞过。


 

 

评论(55)

热度(1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