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洞仙歌【四】(苏靖)



回宫之后的春祭仪典,皇帝要三叩三伏以祭神明,起身时,他的身体摇晃了一下。


骤然倒了下去。


甄平在禁军中,远远的看到了。


和其他软绵颓然的皇族不同,萧景琰从是皇子郡王的时候,就是硬朗康健的,他在人前莫说是病,就是疲累之色都从未露出过。


大臣们也渐渐习惯起来,不管何时去报告何事,皇帝都应该是精神奕奕的与自己商讨数个时辰,自己离去时,再与等候在殿外的同僚颔首打过招呼。


久而久之大家也就忘记了他们的陛下也是血肉之躯,也是会累会病的。


后来甄平回想起来这一幕,比起震惊和疑惑,当时只觉得天昏地暗的恐惧。


他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若萧景琰有事,宗主怎么办。


群臣似乎也都愣住了。


一时间没人能理解发生了什么,都只是站在原地。


“陛下——!”


不知是谁喊了这一声,所有人才都像是被雷劈醒了一样。


皇帝病了。



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皇上遇袭的时候受了伤,还有人怀疑是下了毒。


直到后来几个太医来回检查,“并非是当时吸出剧毒的影响,就是病了,劳累过度。”


督查换防归来的蒙挚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是不信的。


“病了,你说谁病了?皇上???”


太医说,皇帝一直太过于疲累,神思倦怠,只是仗着年轻硬撑着,再这样熬下去,再铁打的身子也要熬尽。


他身体底子壮健,加上刻意的隐瞒,瞒过了包括医女出身的太后在内的所有人。


一开始听说是劳累过度,众人还松了口气,谁知道这一病竟然是一场从未有过的大病。


之后就是没日没夜的高烧和咳嗽,所有太医都被宣进宫里,却也毫无效果。


统领禁军的蒙挚看着低着头颤颤巍巍的走进走出的太医们,还有跪守在殿门口的皇后嫔妃,和宫外尚不得法而入的一众人,忽然觉得,皇上这是在发脾气。


林殊的事,他不能怪身边的人,不能怪林殊,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自己的难处。


所以他什么都不能说。


十一


太后坐在儿子的病榻前,见他烧得神志昏朦仍然紧咬着牙,心疼的用手帕去擦他额角的汗。


“景琰,别怕,母亲在这里。”


这句话说出时她并未觉得什么,但景琰却浑身抖了一下。


一直紧紧咬着的嘴唇终于松开了,挣扎着开合,太后以为他开口要什么,于是忙俯下身去听,一旁机灵的宫人忙倒了杯水奉了上来。


“小……殊……”


太后愣了一下,然后眼泪骤然落了下来。


她此刻才意识到,自己的孩子有太长的时间没有叫过这个名字,仿佛随着这个人的离去,这个名字也被他深深封存在心里。


他没有对任何人禁止过他们去提林殊。


林殊只是他一个人的禁忌。


也许景琰是希望能病一场的。


因为清醒的时候,林殊这两个字,他不能说,不敢提。


那么只有在此刻昏睡的时候,他才敢叫这个名字。


她这些年受从未如此哭过,勉强擦了擦眼泪,挥退了众人,又命他们请走了在房外等候的皇后。


景琰还在喊着那个名字,有时伸出手在空中抓了抓,然后再颓然的落下去。


一声声的,凄惶又委屈。


没有其他的句子,没有其他的名字,只有这两个字。


一遍又一遍。


仿佛是要把这些年欠下的都还上一样。


 


 

评论(50)

热度(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