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洞仙歌【二】(苏靖)


“您在想苏先生吗。”

皇帝笑了一下,仿佛是并没有被说中心思的表情,“庭生想他了吗。”

庭生轻轻点点头,不敢太用力。

他虽然还小,但已经有点明白,周围的人,似乎是不太敢在皇叔面前提起这个名字的。

皇叔很少笑,但偶尔在面对自己的时候还会笑一笑,但自从当上皇帝之后,他就没怎么笑了。

他猜想,因为苏先生再不能回来了,所以皇叔不开心了。

可是刚刚他提起的苏先生的时候,皇叔看起来并不在意。

萧景琰确实不在意。

他死后,众人在自己面前说话时,总有一点小心翼翼,生怕哪个话题里提到了他,让自己再想起来林殊这个人。

只是那些人都不知道。

想林殊并不需要特别的某件事。

猎场里有他们当年并行跑过的痕迹,弯弓时有他和自己比试的呼喝声,他的手上留着当年和林殊比武时划伤的疤痕。

他身上的皇袍是林殊拿命换来的。

不需要什么人刻意去提起,因为萧景琰整个人身上都刻着林殊的痕迹。

春祭到了尾声,林中异变陡生。

几个蒙面的黑衣人挥着刀向皇帝和庭生二人砍来。

禁军知道皇上并不喜欢人跟得太近,所以没有贴身保护,等到他们听到刀剑厮杀声赶过来的时候,一群人已经被萧景琰打得差不多了。

他的武功虽不及飞流蒙挚,却是沙场上一刀一剑用血肉拼杀出来的,懂得如何以寡敌众,保护自身。

而这些人,不过是夏江誉王那些百足之虫的一些僵硬的尸足而已。

迟来的禁军跪在地上请责,却被皇帝三言两语的带了过去。

“原本就是寡人吩咐你们远点跟着的,这件事责任在朕。今日之事未成大祸,未免太后知道徒增忧虑,你们把这些人的尸体悄悄处理掉。"

“是。”

正在几个人去收拾尸身的时候,一个受了重伤的黑衣人竟然举起了暗器,直直打向了庭生。

庭生被皇帝狠狠扯了一下,避开了要害,却依然在肩上留了一道伤口。

众人忙上前,只见伤口上流出了青黑的血来。

“不好,有毒!”

“快传御医!”


刚才镇定的皇帝如今已经脸色大变,推开围在庭生身边的众人,用自己贴身的小刀隔开肩上的衣服,低头便吸吮伤口上的毒血。

众人大惊,纷纷劝阻,可皇帝谁的话都不听,只是在重复着吸吮和吐出毒血。

那毒血青黑,一沾上草木都有变色,一看就知道是剧毒,就算要用口吸除,又怎能让皇帝千金贵体怎能如此损伤?

一刻过去,庭生气息奄奄,皇帝也面色灰败。

可谁要过去拉,就直接被一掌推开。

忽然一个侍卫打扮的人急急地打马冲了过来,跪在皇帝身边,轻声说,“这是解毒的药,快给小王爷服下吧。”

景琰的动作停了片刻。

“这声音,是谁……?”

那人平静地说,“臣是甄平,这药是蔺少阁主留给宗主的,能解大部分毒性。”说着竟然直接凑近了去掰庭生的嘴,将药放了进去。

皇帝这次没有拦着,也任由他这么做。

甄平把药喂进去后,又掏出一个小罐将膏药涂在了伤处上,“御医马上就到,如此性命应该无碍。”

皇帝点点头,看着甄平。


甄平看他不动,只能又叫了一次。

“陛下。”

“……怎么?”

“陛下也只怕中了毒,还请陛下也服下解毒。”甄平叹了口气,把药丸倒出两粒,亲手放进皇帝手里。

皇帝一愣,这才把药放进自己口中。

原来这个人一直在自己身边。

可明明他已经死了。

 

 

评论(20)

热度(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