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文

[琅琊榜]洞仙歌【一】(苏靖)

注意


1 原著(小说)未读。


2 私设有


3 梅长苏存活设定,但大家又都不知道。


4 HE


 


 




萧景琰没有辜负一手扶他登上帝位的人们的期待,他仁民爱物,整治朝纲,轻徭薄赋,启用了一批清廉有才之士,一扫朝堂之前的颓然奢靡之气。


武人夸赞,朝臣信任,百姓拥戴,文士传诵。


那些文士写出的歌中提到了赤焰,提到了林殊,提到了江左梅郎。


先是在民间传诵,再是到了朝野,最后终于传到了皇帝陛下的眼前。


那是过了先皇孝期之后的第一个皇帝寿辰,户部特意安排一众人,亲自把那些歌中流传得最广的一首唱来给皇上听。


皇后并不知道那段故事,所以只是安静的听着。


太后心绪不宁,频频的看向坐在正中的儿子。


萧景琰只是听着,垂着眼睛安静的盯着杯中的酒,似乎是在认真听,可又仿佛歌中没有任何一个字眼能入得了他的心。


他一边听着,一边用手指来回摩挲着杯口。


这是他原来没有的习惯。


一曲罢了,皇帝抬头笑了一下,“曲是好曲,可惜把朕夸得有些过了。”


说着叫人带下去赏了,然后吩咐宴饮继续,各桌赐酒。


太后从那一连串看起来再恒例不过的行动里闻出了一丝不安的味道。


她也说不上哪里不对。


登基到现在,他一直勤政,对自己也孝顺亲近如旧,对待后宫,虽然不能算是体贴,却也谈不上怠慢。


这样一个好皇帝,连最严苛的言官都挑不出什么错误,怎么自己还会觉得不安呢。


正想着的时候,景琰轻轻咳嗽了一声。


声音并不大,顷刻就被淹没在欢宴舞乐声里。



金陵城内大雪。


皇后想起昔年的靖王府里有一件不错的披风可以拿出来用用,不必在添置新的,就派人去了一趟靖王府去取。


谁知竟惹了皇上的大怒。


谁准你去我的书房了!


皇后自大婚与皇上相敬如宾,从未见以礼相待自己的夫君发这样大的脾气,何况自己做的事情实在想不出哪里疏漏,只能委屈着忍了下来。


太后知道了此事,却也因为当年相隔宫墙,并不知道那里有什么不能碰的东西,几番旁敲侧击,都被皇帝用各种借口搪塞含糊了过去。


若真是贵重之物,又怎么放置在几乎废弃的靖王府而不带进宫里?


只有列战英知道。


那里有一张弓,和一条只剩下入口的密道。


他们一个属于林殊的好友萧景琰,一个属于梅长苏的主人靖王,现在的皇帝带不走它们。



春猎的时候,皇帝并没有如从前那样挥着长弓一马当先,而是打着马带着如今已经封了王教养在宫里庭生,耐心教习他射猎的技巧。


豫津和景睿两人慢慢骑着马走在林子里,一边斗嘴一边寻着野物。


豫津想弄个特别点的动物回去养,景睿敲他一下,你上次这么说的时候记得是什么后果吗。


我上次这么说的时候还小呢……还是林殊哥哥好,当年一听我说这话二话没说就给我找了一只没断奶的小熊过来。


你忘了后面还追着一个眼睛都红了的母熊?后来咱们几个没被熊掌拍死真是万幸。


两人说着说着看到了不远处的庭生和皇帝,忙在马上见了礼,见皇帝没有和他们说话的意思,又拨转马头往林子更深处去了,“我不管,今天你弄不到熊就罢了,给我弄头小野猪来吧。”


“皇叔……”


萧景琰回过神来,正好余光中看到一只兔子,便开了弓。


正要射时,只听庭生说,“苏先生说,春季万物复苏,不宜杀生……”


那一箭便擦着兔子的耳边飞了过去,没入了草丛里。


“皇叔,你怎么了?”庭生抬起头去看,只见他怔怔地看着箭去的方向,仿佛那里是自己的归路一样。



 


 

评论(17)

热度(1709)